張仁奎

張仁奎(1865~1944)

張仁奎的資料

中文名:張仁奎

別 名:張錦湖(又字鏡湖)

出生日期:1865

逝世日期:1944

職 業:舊上海青幫的重要頭目

最新人物

其他Z開頭的人物更多

近代其它的人物更多

張仁奎--舊上海青幫的重要頭目

  清末民初,上海灘青幫勢力大概有四支:一支是上海本土幫,第二支就是浙江湖州幫,第三支是江蘇揚州幫,最后一支,就是以山東人張仁奎為首的山東幫。上海本土幫領軍人物范高頭、陳其美早逝,勢力很快沒落;湖州幫跟北洋軍閥走得太近,到蔣介石時代被肢解;揚州幫首領徐寶山依附袁世凱,被國民黨炸死,幫眾分散;張仁奎本是徐寶山下屬,后收其殘部進駐上海灘,廣招子弟獨成一派,創造了新的大好局面。張仁奎的名氣,并不在于他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而是他的徒子徒孫們遍布軍政商學界,而且多屬社會名流,以致蔣介石都想投帖子拜到他門下,后來蔣當了國民黨總裁,仍然恭恭敬敬叫他“張老太爺”。另外,張仁奎收徒弟相當講究,無前途者不予考慮。他的徒弟有軍閥韓復榘蔣鼎文、上海銀行公會會長陳光甫、交通銀行總經理錢新之、中央造幣廠廠長韋敬周、汪偽政權外交部長夏奇峰、宣傳部長林柏生等等。后來崛起的“上海三大亨”與張仁奎也頗有淵源:黃金榮是弟子;杜月笙是徒孫;張嘯林則是師侄。民國年間,上海灘各幫會一旦與軍人政客發生矛盾,幾乎總是要找“德高望重”的“張老太爺”出面調解。張仁奎,字錦湖(也有寫作鏡湖),清同治四年(1865年)一月出生在山東滕縣沈莊村,自幼家貧,沒讀多少書,少時跟著表叔習武,在與地痞流氓的不斷實戰中練得一身好功夫,只是沒錢買把像樣的兵器——用的是鍘草的鍘刀,人稱“張大鍘刀”。光緒十五年(1889年),滕縣開科考武秀才,全縣有數百人參加,張仁奎力挫眾人,得了頭名,有了在家鄉開設武館教徒弟的資本,幾年下來,在十里八鄉也有了點名氣。張仁奎本想以一身功夫報效朝廷,可甲午一戰,北洋海軍盡失,接著西洋人趁火打劫,德國出兵青島,英國占領威海——山東幾乎成了洋人的天下。外國勢力進占,激發起山東各地的排外情緒。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山東各地鬧起了“義和團”。張仁奎熱血一涌,毅然加入,義和團在山東滕縣的主事人叫馬風山,屬青幫第二十代“禮”字輩,徒子徒孫眾多。張仁奎英武善戰,得到馬風山的欣賞,將其收為弟子,排二十一代“大”字輩。清廷被東瀛西洋先后欺負,慈禧太后也很是怨憤,決意支持義和團:跟洋鬼子開戰!可惜義和團沒能支撐多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慈禧和光緒嚇得避難西安,馬風山率張仁奎等眾徒還護送了一程。不料清政府很快跟洋人達成了協議,割地賠錢,接著轉頭清剿義和團,馬風山遇害,張仁奎機警,拖著鍘刀躲了起來。在江湖上流浪了一段時間,張仁奎來到揚州,跟著也是“大”字輩的同門師兄徐寶山販鹽走私。徐寶山起初勢力還不夠強大,蘇北一代山頭林立,彼此間為了搶碼頭經常發生火拼事件。張仁奎在一次混戰中提著鍘刀砍翻對方十余人,徐寶山大為賞識,將張仁奎視作心腹。徐寶山后來被清政府招安,駐防揚州,手下編制基本相當于一個團,張仁奎帶著一部人馬守鎮江。在鎮江的時候,張仁奎跟同盟會有了些聯系,并秘密入盟。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一聲炮響,各地紛紛響應。11月,在揚州的徐寶山也宣布反正,張仁奎當即在鎮江配合。不久,揚州革命黨組織“江浙聯軍”,協調民軍進攻南京,徐寶山讓張仁奎帶著兵馬出征,張仁奎出任“前敵總指揮”,與青幫兄弟沖在最前面。守南京的是辮子大帥張勛,手下兵士多出身于土匪,個個兇狠。張仁奎親率精壯青幫子弟當敢死隊,一把大鍘刀上下翻飛,連殺數名清兵,連張勛手下的猛將、有“瘟神”之稱的韓虎也被張仁奎活劈。張勛抵擋不住革命軍氣勢如虹的進攻,狼狽逃入徐州,南京得以光復。南京既下,革命黨決定迎孫中山到此就任大總統,張仁奎對孫中山仰慕已久,自告奮勇前去迎接,從而結識了不少同盟會高層人物。民國時期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宣布中華民國成立,徐寶山“反正”有功,部隊被擴編成“國民革命軍第二軍”,張仁奎尤其英勇,被提拔為第七十七混成旅旅長,依舊隸屬徐寶山部。接著是“南北議和”,袁世凱擔任臨時總統,再就是宋教仁改組同盟會為國民黨,被老袁指示人暗殺,到了1913年4月,孫中山提倡的“二次革命”打響,革命黨跟袁世凱決裂。徐寶山此刻卻投靠了袁世凱,被國民黨用計炸死。徐寶山一死,第二軍陷入動蕩,在張仁奎的支持下,徐寶山的弟弟徐寶珍繼任軍長,徐寶珍顯然不是這塊料,干了沒幾天就主動辭職了,這只部隊基本被張仁奎控制。袁世凱為了防止張仁奎異動,將其編制一縮再縮。“二次革命”很快失敗,袁世凱得意洋洋地當了正式總統,接著想當皇帝,引起全國反對。蔡鍔在西南興兵、國民黨屢屢起事,北洋內部也眾叛親離,袁世凱在1916年一命嗚呼。這兩年時光,張仁奎一直呆在揚州,既跟北洋軍閥保持聯系,又暗地里幫助革命黨,兩方不得罪。袁世凱去世后,北洋軍閥直、皖兩派開始明爭暗斗,直系頭子馮國璋覺得張仁奎可收為己用,于是將他提拔為江蘇第76混成旅旅長兼通海鎮守使(相當于省軍區司令員),隸屬江蘇督軍齊燮元部,駐防南通,管轄范圍包括南通、真如、泰州、崇明、東及江浙沿海各地,晉授“陸軍上將”。張仁奎自此鳥槍換炮,在江淮一帶集軍政大權于一身,他慷慨仗義,從來不忌諱自己的幫會身份,一些軍政要員、工商界人士甚至地痞流氓,無不找門路求人引見,拜他為師。到了后來,江淮地區徒子徒孫實在太多,張仁奎也不再以“鎮守使”發號施令,干脆以青幫“太爺”的名號處理政事——因為無論警署、官衙、商會,領頭人物無不是張的弟子。

  直系曹錕當上總統后,號召“武力統一”全國,命令江蘇督軍齊燮元將控制在皖系手中的浙江給搶過來。1924年9月3日,齊燮元聯合福建孫傳芳、安徽張文生向浙江督軍盧永祥發動進攻,并調張仁奎帶著青幫軍團前來助戰。張仁奎在南通過了幾年舒心日子,也想趁亂擴充勢力,于是提著鍘刀帶著徒子徒孫就沖上前線。盧永祥不經打,一個月不到就丟了浙江全境,接著退到上海,還是頂不住,最后通電下野,去了日本。上海灘轉眼易主,在法租界做著鴉片生意的黃金榮、杜月笙等青幫大佬聽說張仁奎來了,也是眉開眼笑:杜月笙的師父便是張仁奎的徒弟;黃金榮詐稱自己屬于青幫“通”字輩,收了不少弟子,卻一直被正規青幫排斥,現在正好托門路正式拜師。黃金榮、杜月笙備了份厚禮求見張仁奎,張很高興,收下了黃金榮的拜師帖。幾個月里,前來拜訪張仁奎的軍政大員、幫會首領源源不斷。張仁奎資格老,跟國民黨大員、北洋軍頭頭都有交情,現在巴結上,沒準哪天能幫上大忙。張仁奎對來訪者也是熱情相待,要是覺得對方有些才干,投的帖子就收了,如果是個招搖撞騙的混蛋,立馬趕人。1925年1月,張仁奎六十大壽,前來祝賀的軍界、政界、商界、幫會等知名人士達八百多人。在廣州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也派人專程送了副親自撰寫的壽聯:“軍界宿星,幫會元魁”,并且秘密送上了個帖子——蔣介石當時在國民黨內地位并不高,僅僅是個軍校校長而已,廖仲愷、胡漢民、汪精衛等十幾個常委都排在他前面,老蔣想巴結青幫老爺子張仁奎,無非是多謀點資本。可趁著張仁奎生日投帖子的人實在太多了,張仁奎根本沒注意有個“蔣中正”。歷史總是充滿玄機。不久,孫中山先生病逝于北京,國民黨內部大亂,接著廖仲愷被刺,兇手跟胡漢民有點關系,胡漢民也失去上位機會,跟著汪精衛被蔣介石算計。到1926年北伐軍揮師征討時,蔣介石赫然已成“總司令”。湖北的吳佩孚、江西的孫傳芳先后被北伐軍打敗,張仁奎還沒等革命軍開進浙江,主動宣布歸附國民政府,蔣介石相當高興,覺得“張老太爺”很給他面子。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蔣介石把國民政府遷都南京,成為集黨政軍大權于一身的委員長,上海灘給蔣介石充當打手的大小幫會頭目,個個彈冠相慶。張仁奎卻相當低調,把蔣介石投遞的門生帖子送還,不以“師父”自居,蔣介石對張的做法十分滿意,此后他也不提與張仁奎的師生關系,但私下相見,仍然以“老太爺”稱之,極為尊敬。此時張仁奎已經62歲了,他借故年老體衰,向蔣介石提議辭去軍職,寓居上海,蔣當即同意。閑居上海時,張仁奎時不時收些徒弟,當然,對方必須有一定社會地位,閑雜人等不收。其中,軍閥韓復榘拜師的過程相當有趣,不得不提。1933年9月,當上山東省主席的莽夫韓復榘,心血來潮要召開全省軍政會議,通知一下去,居然沒幾個人來!韓復榘大發雷霆,心腹告知原因:青幫老太爺張仁奎在山東滕縣老家給兒子操辦婚事,山東全省軍政要員都去送禮了!這些人膽敢擅離職守,難道張仁奎比我還狠?韓復榘雖然粗魯,但不傻,馬上就想到了自身的安危:張仁奎一呼百應,要是想搬掉他,會不會自己先遭殃?幾番考慮后,韓復榘認為要想牢牢控制山東,還是得跟張仁奎合作,最好的辦法就是拜他為師。主意拿定,韓復榘即刻從濟南發急電,一向張仁奎賀喜,二請大駕光臨濟南,還下令撥了輛小火車,直接到滕縣迎候。張仁奎雖不怎么喜歡韓復榘這莽夫,但也不好拒絕,只有跟著前往。到濟南的時候,韓復榘帶著一大幫子人敲鑼打鼓地迎接,隆重地將張仁奎迎進政府大廳。大廳里早擺好了香案公桌,蠟燭高燒,煙霧繚繞。張仁奎在韓復榘等人的陪同下,剛步入大廳,四面頓時軍樂齊鳴,有馬屁精高聲吟誦“迎張老太爺”。張仁奎一下愣了,還以為韓復榘要跟他拜把子。韓復榘請張仁奎在正中坐定,自己卻退到前面,畢恭畢敬磕了三個頭,吩咐手下將準備好的門生大紅帖雙手過頂呈給張,高聲喊道:“師父,請您收下徒兒吧!”在政府大廳弄江湖儀式,可謂既隆重又滑稽,張仁奎哭笑不得。韓復榘由此正式加入了青幫,統治山東也多了條手段:幫規!不過他是個重諾之人,自從成了張仁奎的弟子,時不時就送錢孝敬師父。

  1935年春,張仁奎在徒子徒孫的慫恿下,又一次在家中開香堂收徒弟。儀式完后有人提議:咱師兄師弟們干脆成立一個“社團”,以老太爺的名字任命為“仁社”,大家以社團為中心,共榮辱、同進退。徒弟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張仁奎當然高興。其時國民政府為了控制幫會活動,要求成立社團必須到社會局備案,上海市市長吳鐵城一見是張仁奎的名號,馬上批準——吳也是張仁奎的門生。“仁社”成立后,發展迅速,與黃金榮的“榮社”、杜月笙的“恒社”鼎足而三,成為上海幫會中最有勢力的三個團體之一。后來,張仁奎在全國擁有徒子徒孫三萬多,骨干人員就有三四千,滲透到民國各個行業,張仁奎儼然成了民國教父。張仁奎還幫了蔣介石一次大忙。1936年,蔣介石據軍統密報,得知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榘跟日本人勾結,想反叛,蔣介石雖然早就看韓復榘不順眼了,但實在騰不開手:一邊想圍剿共產黨紅軍,一邊得防著小日本,東北三省已丟,華北五省“自治”,要是跟韓復榘鬧起來,無疑多些麻煩。有參謀提醒蔣介石,不如請張老太爺出面。蔣介石豁然開朗,立即電令上海市市長吳鐵城去找張仁奎,并派了輛專列去上海接。此事往小處說,是張仁奎的“門內家事”,因為蔣介石和韓復榘均是他的弟子;往大處說就關系到國家民族,張仁奎思慮一番,決定走一趟。到南京時,蔣介石親率文武百官在火車站迎接,按青幫規矩,恭敬稱張仁奎為“老太爺”,二人會談了許久,最后蔣介石莊重地請老太爺去山東一趟,勸韓復榘回頭是岸。張仁奎慨然應允。到山東后,韓復榘也是隆重迎接。主客剛落座,張仁奎開門見山擺明來意。青幫幫規極看重尊師重道,韓復榘雖然不想罷手,卻也不便直接反對,讓手下的師長們發言。四個師長都是張仁奎的弟子,入門時間早,對張很尊重,聽師父一分析,也覺得韓復榘難成事。“你十萬兵馬能打得過中央百萬之師,區區一個山東,其物力財力能抗衡全國十幾個行省?鬧起來必敗無疑,聽我一句話,別折騰了。”張仁奎苦口婆心相勸。韓復榘還沒正式動手,手下干將已沒了信心,只得罷了。張仁奎山東之行的功勞,蔣介石一直十分感激。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8月13日,日軍大舉進犯上海,淞滬會戰打響。張仁奎讓手下弟子們迅速行動起來,為抗戰出錢出力。上海淪陷前夕,蔣介石讓戴笠去將張仁奎接出來,張婉言謝絕,說自己年事已高,不堪奔波,于是留在了法租界內。自此,他稱病閉門謝客,拒不跟日本人合作。隱居上海期間,張仁奎還做了件事——策劃刺殺了師侄、上海灘后起三大亨之一的張嘯林。張嘯林拜的是青幫“大”字輩樊瑾丞為“老頭子”,排“通”字輩,因此張嘯林見了“大”字輩的張仁奎,都是恭敬地叫“師叔”。上海被日本人控制后,杜月笙到了香港,黃金榮隱居租界,張嘯林卻跟日本人勾搭上了。1939年冬,在日本特務的支持下,張嘯林甚至準備建立浙江省偽政府,親自出任漢奸省長。蔣介石非常惱火,讓戴笠處理一下。戴笠讓潛伏在上海的軍統特務找到張仁奎,道明來意:“上面想除了張嘯林,但張精明異常,每次出門都有三十個保鏢,汽車裝著防彈玻璃,不好動手,最好能借用青幫內部人士去干掉他!”張仁奎只是嘆了口氣:“為虎作倀,咎由自取,我老了,沒精力做清理門戶的事,你們到香港找杜月笙吧。”戴笠聞訊后,秘密飛到香港,請杜月笙出主意。杜月笙沉思一會兒,問道:“張老太爺意思如何?”戴笠告知:“老太爺說讓你拿主意就行了。”杜月笙點點頭:“那也要用張老太爺的人,張嘯林雖然跟我是結拜兄弟,但一直不甘心在我之下,對我也是防范很緊。”不久,杜月笙就物色到了一個很好的殺手:張仁奎有個弟子兼保鏢叫林懷部,年輕膽大,慷慨豪邁,而且機警多謀,槍法極準。林懷部的父親曾擔任過北洋軍隊的團長,與張嘯林也有一定交情。軍統和杜月笙找張仁奎借人,張仁奎默認同意,為國鋤奸,林懷部亦是慨然應允。也活該張嘯林死到臨頭,他正想多召集幾個得力保鏢。林懷部來投奔,理由是說張仁奎越來越小氣,給的錢不夠用了。有著故人之子、同門師弟的雙重保險,張嘯林放心收下了林懷部,答應給與高薪,而且每次出門都帶著,左右不離。

  一次,林懷部說要請假,張嘯林不肯。林說你每月就給那么點錢,還不讓休息,我都不想干了。張嘯林心情不怎么好,就罵道:“不干就滾!”林懷部火氣一沖:“好,馬上走。”張嘯林沒想對方敢頂嘴,勃然大怒,拔出槍說:“你敢這樣跟老子說話,信不信崩了你。”張嘯林本來只是想嚇唬林懷部,誰知林懷部也立馬拔出槍:“老子先崩了你!”幾聲槍響,張嘯林當即斃命。林懷部主動投案,在自供中說,他本來是想多要點工資,誰知張要殺他,他一時情急,就射了張幾槍,沒有任何人指使。林懷部堅持這一殺張的“動機”,租界法院定為“泄憤報復”的刑事案,判了林懷部有期徒刑15年。直到抗戰勝利,林懷部才得以出獄。張嘯林死后,遠在香港的杜月笙搖頭嘆息,張仁奎卻依舊保持緘默。日本鬼子卻不相信,他們懷疑是張仁奎在“清理門戶”,不過找不到證據,只是屢次上門對張仁奎威脅利誘,要請張“出面主持工作”。張仁奎不為所動,可一則年紀大了,二則時常對日本說客動怒,以致憂憤成疾,一病不起,在1944年12月底,謝世于上海范園——離抗戰勝利僅剩8個月了。第二年春,在尚屬于“陪都”的重慶,黨政軍商學各界千余人為張仁奎舉行了追祭儀式,蔣介石親自為之題詞“海岱碩望”,國民政府明令褒揚張仁奎,“以彰忠義”。張仁奎的去世,無異于傳統青幫的終結,而此刻,青幫新大亨已然崛起多時了。若說張仁奎時代的青幫,還算是有嚴苛的幫規,有正式的禮儀,而到了黃金榮、杜月笙手里,青幫已經失去了“盜亦有道”的靈魂,只剩下了外殼。

張仁奎相關的歷史人物

張仁奎的簡介

張仁奎的故事

張仁奎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