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滬會戰秘聞:偽滿洲國軍隊代替日軍成為前鋒
趣歷史 責任編輯:zouyijun 2015-09-21 10:47:17
抗戰中的漢奸之禍,淞滬會戰滿洲國軍隊代替日寇打頭陣 中國人在打中國人 抗日戰爭中許多戰斗場合,中國人不是在與日本人打,而是中國人在打中國人,或者是中國人的“單打”在對中國人、日本人的“混合雙打”。淞滬會戰時就屢見這樣的場景-偽滿洲國的軍隊在坦克車前面沖,日寇則跟在坦克車后,都穿一樣的軍裝,使一樣的武器。只有當他們被俘后,我方國軍士兵才清楚這些人高馬大的家伙是來自松花江畔的東北人。

為“分而冶之,漸之殖民化”,日本侵華后,先后在淪陷區扶植廠五個較一大的偽政權,即:偽滿洲國、偽一冀東防共自治政府、偽華北臨時政府、偽德王蒙疆政權和偽汪精衛政權。每個偽政權都有自己的軍隊。

在這亂世,中華文化里“有槍就是草頭王”的綠林哲學,被各路宵小強人用得淋漓盡致。其中,華北的偽軍最多,用老百姓的話來說就是“地雷一響,炸死三個鬼子,十八個偽軍”。 至八年抗戰結束,為日寇作戰的偽軍已超過百萬之數。 漢奸為禍之烈 然而與偽軍比起來,漢奸的為禍之烈,從華北到陜北,從長江沿岸到東部沿海,從正面戰場到敵后戰場,更是遍布中國! 1937年9月下旬,日軍西進一路主力在平型關慘敗后,改變了作戰部署,其先頭部隊在漢奸的帶領下,從平型關和雁門關之間的隘口-菇越口越過長城,置我國軍防線于其后,而此地是晉北御敵主陣地之要點。日軍突破后,一面南下直趨太原,一面威脅脅平型關、雁門關之后側翼。戰區內漢奸到處活動。他們給日軍指路,白晝發射帶煙號彈,晚間亂照手電筒,暴露國軍陣地與八路軍埋伏地點,致使堅守平型關一線的八路軍第115師連夜向五臺、代縣一帶撤退,未能進一步擴大戰果。

1942年,中共抗日根據地最困難之際,侵華日軍大肆收羅漢奸,破壞中國抗戰,“除了軍事行動之外,日寇還暗地派特務到我們根據地活動。” 漢奸,在北方多得像走進了一個管理不善的牧馬場,隨時都可能踏上一腳的馬糞。在南方,也嘆為觀止,尤其在兩次會戰里給我方造成了巨大損失。 一是凇滬會戰。 此戰最后中國軍隊潰退的導引,在于日軍增援部隊成功地從杭州灣登陸成功,立時陷中國軍隊于腹背受敵之窘境。日軍將登陸地點選在了出乎所有中國高級將領意料之外的金山衛,便首推漢奸的“功勞”。一個奉命早期潛入金山衛的日軍軍營山田武一,事后有這樣的回憶: 大概在戰爭爆發后一個星期,我們從上海出發,自松江縣,經金山縣來到金山衛。住在一個姓陸的當地人家中。我敢肯定,這家姓陸的,接待過的日本人,我們既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后一批。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們在向導的帶領下,走遍了這里的海灘,這里的海面遼闊,地形開展,很方便大部隊的集散、運動,但是,水比較淺,根據我們測量,軍艦停下后,士兵們劃著小艇需20分鐘左右才能到達海岸,在這段時間里,守衛部隊完全能夠組織起一種有效的阻擊。 慶幸的是,中國軍隊沒有在這里布防,金山衛就像敞開了胸懷。我們需要做的,就是證實這一點…… 我們和當地人平安相處,以略高于市場的價格買進他們售出的物品(盡管這些物品我們也不需要),你就可以得到他們的幫助,甚至滿足你過分的要求。他們都知道我們是日本人,而且正在戰爭狀態,但是沒有人向當地政府或者警察報告我們的活動,我們很安全…… 為了使我們的工作成果得到維持,我們又發展了許多親日分子,發給他們電筒和信號槍。約定暗號,規定他們聯絡時問,在登陸的前幾夜,金山衛一帶海岸線,到處都可以看到電筒的光柱和信號彈,像夏日夜空中劃過的流星。這種景象,連漂泊在海上的帝國軍隊都能清晰地看見,這是一個海軍陸戰隊士兵親自告訴我的。(轉引自《國共抗戰-肅奸記》) 二是武漢會戰 南京失陷后,武漢已成為國民政府實際上的軍事、政治、經濟中心。為阻止日軍沿平漢線南下,攻占武漢,國軍在鄭州東北郊花園口炸決黃河大堤,洪峰突發,奪路東去,淮河流域盡成澤國,日軍運動極其困難,其進攻路線只能沿長江西上,別無它途。長江的江防頓成萬眾矚目的焦點。馬當,便是長江下游南京到武漢之間的第一道屏障。在此,中國海軍設人工暗礁30處,沉船30艘,布雷1600余個。無疑指望這一帶江面能成為阻擋倭寇西進的滑鐵盧。 然而,大大小小漢奸幾乎布滿了長江沿線,有漁民,有船工,有農夫,有商八,有學生,有士紳,有流氓。日本人對馬當的江面情況、中國軍隊的配置了如指掌。6月24日,日軍渡田支隊乘八艘運輸艦順江而下,至東流舍舟登陸,連陷馬當東面的香山、黃山、香口諸要地,乘勝攻占馬當。馬當要塞500名中國士兵盡管拼死抵抗,卻因眾寡懸殊,援兵不至,傷亡殆盡。26日,馬當失陷,日軍又拿下湖口,兇鋒直抵九江。 淪陷區里漢奸更是公開亮相 1939年2月,倭寇占領漢口后,漢奸們迅逑公開聚集起來,成立了“新民會”的組織,并在鬧市區召開支持侵略者的“民眾救國大會”。上千面小太陽旗在雙奸們的手里嘩嘩地揮舞,會場上方的標語竟然寫著“新中國萬歲”,將鐵蹄下正飽受蹂躪的中國稱為“新中國”,其寡廉鮮恥真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在港島、滬上,一些報紙一夜變色,昨天還疾呼抗日,今天已一言一字均受日本人指使。每星期中,總有幾次什么“海軍報道會”、“陸軍報道會”、“大使館報道會”,各報社派記者參加,由日本人主持,講解時事,提供消息。于是,版面上不是“日本飛機生產急速進展”、“日本海軍新銳飛機雄姿”等大幅圖片,就是“世界人民所以遭此空前芝慘禍,莫不皆由貪婪無厭之英美帝國主義之野心造成”等一類高論。 一位住在上海多年的英國僑民柯林斯,在他日后的一篇回憶錄里滿是疑惑地寫道: “中國是一個讓人難解的國家,它的古老、它的悠久,都說明這個國家有它存在的道理和能力,許多在華外僑都親眼目睹了中國軍人勇敢抗敵的一幕,視死如歸,較之西方的軍隊猶有過之。即使他們的一些童子軍,那種愛國的熱情也足以讓人感動得流淚。但是在這些事跡發生的同時,漢奸的數量也達到可怕、驚人的程度,他們幾乎是不受良心譴責,不在乎公眾輿論。假如在英國,在西方隨便一個國家,這種壓力就能把他們壓垮,而在這里,他們幾乎感受不到這種壓力。”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