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憶保衛盧溝橋:將來談判的日軍代表當場槍斃
趣歷史 責任編輯:zouyijun 2015-06-02 16:36:14

  金振中,原二十九軍三十七師一一〇旅二一九團三營營長。在1937年7月,金振中是保衛盧溝橋的直接指揮官。他立下了“寧為戰死鬼,不做亡國奴”的決心,誓死保衛盧溝橋與宛平城。何基灃將軍稱贊他為“真正抗日的中華民族英雄”。

  關于這場保衛盧溝橋的戰斗,金振中有一段珍貴的口述史回憶,載于遼寧人民出版社《二十九軍老兵在盧溝橋上最后一次集結》。本刊摘編部分內容。

  接防宛平和盧溝橋面臨的尷尬

  “九一八事變”后,蔣介石在報紙上曾發表聲明,著重說出“攘外必先安內”,就是說把國內共產黨平下去,才能抗日。但盧溝橋是北京的咽喉,如果盧溝橋再被日寇竊踞,北京就形同死城,接著華北就要變色。原駐宛平和盧溝橋的隊伍兵力單薄,因此,師部命我接替宛平和盧溝橋的防務。聽到這番命令后,我就在考慮,我若接防宛平和盧溝橋后,如果日寇進犯,輕則把城和橋讓出,這不戰而退的罪責完全落在我的肩上。若戰,則又觸怒上級的旨意,這真是翻貼門神左右難,于是我又反復考慮了一個通宵,究竟何舍何從,兩計不能求全,最后決定,我寧可犧牲個人的小小職位和短短的生命,也決不辜負舉國同胞殷殷期待抗日的熱潮,這是我預定接防宛平和盧溝橋后所抱定的決心。

  隊伍布置就緒后,我每天擠出時間,隨時隨地要向隊伍作一二次精神講話,以歷代軍人模范和勇敢善戰等激勵官兵,并制定兩句誓言,就是“寧為戰死鬼,不做亡國奴”來捍衛城和橋,在每次開飯前和睡覺前必須先把這兩句誓言背誦一遍后,才許吃飯或睡覺。

  盧溝橋對峙戰的簡單經過

  7月7日晚10時,綏署許處長來電話問我,據日方說,他方的演習兵被宛平華軍捉進一名,他方要進城搜查。我說在此雨夜,迎面都辨不出人的面貌,日方為何能來我城橋警戒線內演習,這明明是想偷襲我城和橋,因我守備森嚴,無隙可乘,乃又捏造我方捉他演習兵一名,他這種訛詐,我方是不能接受的。這電話剛落音,震天動地的槍炮聲,穿落我城和橋以及周圍,雙方就發生激戰。我就急急忙忙奔到城上指揮戰斗,以“寧為戰死鬼,不做亡國奴”兩句誓言激勵官兵,繼而轉戰橋上,最后我又奔到右翼第十二連,仍以兩句誓言激勵官兵,在這一過程中,我所帶領的隨從兵被日寇子彈穿死兩個、傷一個。

  在這反復沖殺的激烈戰斗中,至凌晨2時,日方提出兩點建議:1、雙方立時停止射擊,雙方陣地所遺留的死傷官兵可允許各自運回。2、由綏署二人、日方四人(內有日高級顧問纓井德太郎)一共六人,預定天亮后,6時,乘汽車兩輛,進入宛平城內調查昨夜所出的事故。

  談判過程曲折復雜,日寇提出無理要求,我堅決給予駁斥。8日上午9時半,日寇隊伍整頓補充等已就緒,仍得不到他方代表出城回答他的要求,再次向我城和橋進行猛烈攻擊。纓井德太郎等四個日寇乘此緊急關頭,向我提出騙言來愚我。我聽到這一系列的騙言后,勃然大怒,連忙厲聲說,先把你這四個日寇頭砍下來,紀念我方死傷的官兵,也不足泄我官兵之憤恨。槍斃了一個日寇后,纓井德太郎擰住我右胳膊,松井擰住我左胳膊,輔佐寺平擰住我背后衣下襟,我命隨從兵把這三個談判日寇個個背手捆縛起來,連成一串,隨我到城和橋上,給攻我城和橋的日寇看看這三個日寇的丑態。

  然后我就率領第九和第十兩連隊伍,冒著極密集的炮火,出擊圍攻我鐵橋東端的日寇,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惡劣戰斗,才把圍攻我鐵橋東端日寇擊退至二華里以外,戰況才得到穩定。

  午后二時,日寇聯隊附森田派華人持又來嚇唬我。我立時在來信信皮背后,回答兩條:1、城和橋的守兵,誓與城和橋共存亡,任何威脅是嚇不倒的。2、纓井德太郎一行四人,也愿與我城和橋共存亡,望你不要顧慮。

  戰斗持續到10日上午8時,日寇聯隊長牟田口廉也(日聯隊比中國的團大)親臨指揮,先以強大炮火,把我城和橋以及周圍,炸得塵土狂飛,濃煙滾滾,彌漫天空。我軍經反復肉搏戰,仍未摧垮頑固之日寇,而我鐵橋東端陣地,卒被日寇占領,這時已至下午1時,雙方隊伍均疲憊不堪,雙方相距僅400多公尺,形成對峙狀態。

  受傷經過及中共中央的親切關懷

  我為恢復失地,打垮日寇囂張氣焰,于晚8時,召集所屬軍官,說明于本夜凌晨2時,全面出擊,奪回我鐵橋東的失地。至凌晨2時,各出擊隊伍均到達出擊預定位置,轉眼間,震動天地的槍炮聲混為一體,我所率領的第三營隊伍與日寇發生爭奪戰的激烈戰斗,經過一小時之多,即轉為相繼不絕的肉搏戰,才把占我失地的日寇擊潰,我的失地才恢復,各連隊伍均興高采烈地只顧追擊擊潰之敵,忽略未逃脫零星之敵,我也只顧隨追擊隊伍前進,不意未曾逃脫零星之敵,在黑暗隱蔽之處,以手雷炸我,把我左腿下肢炸斷,緊接著又有子彈從我左耳旁鉆進,透過右耳下出,當時得到隨從兵搶救,抬出戰場,來到保定斯諾醫院進行治療。

  聞悉我受傷,毛澤東同志在百忙中,特派了男女同志共四人,專程來到保定我病房慰問我,使我禁不住的熱血沸騰,頓時喜淚盈眶。我回歸部隊后,又擔任一七九師六七三旅副旅長,兼任一○六五團團長。參加漢口外圍大會戰固守漢口東大界嶺一帶,與日寇廝殺三個月,其中肉搏戰近百次。

  軍人天職是保國衛民,而日寇已侵入我國內,是我輩軍人奇恥大辱,在這場小小的戰斗中,縱各有點滴功績,實不足以彌補日寇禍入我國之羞,復承舉國同胞推出代表,不憚邊遠和酷暑,紛紛來到宛平和盧溝橋,慰問我守城和守橋官兵,并以大批珍貴物品,如卷煙、橘子、餅干、鞋襪、襯衣等贈給我官兵,我官兵感愧之余,只有努力殺敵,以報答舉國的期望和厚意。

  7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國發出堅決抗戰、反對妥協、反對退讓的偉大通電,這個通電是一個偉大宣言書。宣言號召:全國同胞們……我們應該贊揚和擁護馮治安部英勇抗戰!我們要求南京政府,切實援助第二十九軍為保衛國土流最后一滴血!這個偉大的通電奠定了我抗日的信心和決心,我們的官兵殺敵精神也為之振奮。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