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溝橋事變始末:日軍早已處心積慮全面侵華
趣歷史 責任編輯:zouyijun 2015-03-17 11:51:54

  “七七事變”爆發前,日軍主要人物在短短的二、三個月內先后到華進行了實地考察。

  同年6月中、下旬后兩個星期內,在日參謀本部次長今井清率領下,日軍在東北(滿洲)進行了所謂的參謀旅行演習,現在看來,基本上可以看作全面發動侵華戰爭的預演。

  來華考察的日本人一回國,就開始鼓吹中國尤其是中國軍隊是如何排日、抗日、侮日等諸如此類。這些經中國實地考察回去的公平匡武與井本熊男等,其言論與當時其國內日軍少壯派軍官想法“不謀而合”(鼓吹“對華北一擊”)。早在“七七事變”前,當時的日本東京,曾私下流傳“七夕之夜華北將重演柳條湖一樣的事件”。

  當時,日寇駐中國華北現地軍“磨刀霍霍”,隨時準備發起攻擊。首先,駐豐臺日軍5月至6月以中隊、大隊為單位“不分晝夜”地進行演習。其次,駐日軍司令部隨時對駐豐臺日軍進行檢閱。

  同時 日駐軍旅團長、聯隊長及副官經常去該地一帶檢查。

  6月至7月上旬,舉行了由日軍駐北北平及豐臺部隊多數干部參加的在盧溝橋城北面實施的演習。

  關于“七七事變”當時日軍戰斗詳報有如下記述。

  “第八中隊(屬駐豐臺第三大隊管轄)7月7日午后7時30分(晚上)開始夜間演習。演習內容為:1、“利用黃昏接近敵主要陣地,2、黎明沖鋒。”部隊從龍王廟附近向東面太瓦窯進行演習,該中隊長令在龍王廟后進行。因知過夜間龍王廟附近配備有中國士兵,所以向東面進行演習。但在演習中,該中隊于午后10時40分突遭從龍王廟附近中國軍隊既設陣地發出的數發子彈的射擊。于是,中隊長立即中止演習,吹起集合號。

  正在這時,又從盧溝橋城墻方向射來十數發子彈。這時中隊長把中隊集結在太瓦窯西面碉堡附近,查明缺少一名士兵。于是一方面準備應戰,一方面派傳令兵急向豐臺大隊長報告。大隊長于午夜稍前在豐臺宿舍接到第八中隊報告,決定立即出動,一面命令緊急集合,一面向聯隊長報告。”

  “聯隊長于7月7日零點左右突然接到第三大隊長一木清直少佐關于事件的概要和豐臺駐屯部隊決定馬上出動的電話報告,當即表示同意,并命令一木大隊長馬上去現地布置準備戰斗。然后叫出盧溝橋城內的營長進行交涉。

  7月8日午前2時,聯隊長派副聯隊長森田徹中佐到現場調查,并令其要求中國方面負責人進行道歉。同時,派步兵一個中隊、機槍一個小隊與冀察方面調停委員同時進入盧溝橋東門內,第三大隊的主力則集結于盧溝橋火車站西南方附近,做好隨可開始戰斗的姿態。”

  7月8日午前4時,在現場調查的副聯隊長森田中佐命令正在通州露營演習的第一大隊立即到一文字山,“命令該部迅速在北平東郊朝陽門外射擊場附近集結,然后向豐臺進發。”同時,“聯隊長在午前4時余接到第三大隊長的電話報告和請示,‘午前8時25分聽到龍王廟方向三發槍聲、中國軍隊第二次開槍,純系敵對行為,請示應如何處理’?該聯隊長認為中國軍二次射擊純屬敵對行為,命令可開始戰斗。時間為午前4時20分。”

  “第三大隊的進攻。進展一如平時演習,15分鐘后消滅了龍王廟附近的中國軍隊,并進至永定河右岸。”

  “聯隊長于(7月8日)午前9時25分下達之命令,命令森田中佐指揮出動的部隊,同時應要求盧溝橋中國軍隊撤到永定河右岸,必要時解除其武裝。”

  7月8日4時20分,日本駐軍向日本國內參謀本部和陸軍省的次長、次官報告事件發生的狀況。同時于7時30分,對駐在天津東機局的日軍(當時在天津的日軍有駐在飛機場附近東機局兵營和靠近日軍司令部海光寺兵營)、第二患者療養班、軍病馬廠收療班等下達了準備出動命令。

  8日15時50分,日軍該旅團長河邊到達豐臺現地后,立即命令該聯隊主力集結于永定河右岸,決定從明天(7月9日)拂曉開始攻擊宛平城。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