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沈戰役背后秘密戰:策反長春國民黨守軍起義
趣歷史 責任編輯:lijian 2014-08-01 16:05:07

  遼沈戰役:“一唱漢江江水長,五十軍天下把名揚,漢江五十天防御打得響,國內國外都夸獎;二唱漢江江水深,江岸陣地如山穩……”這是抗美援朝期間,著名詩人凌又風和著名音樂家鄭律成寫的《漢江小唱》。歌中的五十軍英勇善戰,成為第一支攻進漢城的志愿軍部隊,軍長就是曾澤生將軍。志愿軍五十軍前身曾是國民黨六十軍,1948年10月17日,曾澤生率六十軍在長春起義,造就了這支英雄部隊,曾澤生因此被載入共和國史冊。

  發生在1948年的長春起義是解放戰爭中我軍第一次爭取國民黨整軍起義的光輝戰例,對瓦解國民黨軍、奪取遼沈戰役的全面勝利具有重大意義,但負責起義聯絡的“使”李崢先一直在人們的視野之外,幾年前他披露了他在長春起義中擔任“信使”的經過。

  1948年3月8日 遭受重創:六十軍被迫潰退長春

  曾澤生是云南永善縣大興驛馬溝人,1902年出生于地主家庭,1919年2月考入云南省立中學。 1922年12月,曾澤生考入唐繼堯創辦的“建國軍”機關槍軍士隊受訓。由于畢業成績優秀,被送入昆明陸軍講武堂十八期學習。 1927年,此時正處在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之后不久,曾澤生目睹蔣介石的獨裁專制,及其屠殺共產黨和愛國青年的殘酷行為,不愿意同流合污,辭去軍職,流落到上海。 1929年,龍云為鞏固其在云南的統治,到南京、上海等地搜羅本省軍事人才,曾澤生受邀回到云南。 1931年2月,曾澤生被調到滇軍三旅六團任營長。

  抗日戰爭爆發后,日軍侵略暴行激起了曾澤生的抗日信念。 1937年9月,龍云將原有部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六十軍,曾澤生出任一八零五團團長,于10月10日參加出兵抗日。1938年3月下旬,日軍進犯徐州,蔣介石命六十軍去支援,六十軍在敵情不明的情況下與敵遭遇,但滇軍沒有后撤,而是浴血奮戰,滇軍在臺兒莊扼守陣地巋然不動,挫敗了日軍從隴海路直下徐州的企圖。在戰斗中,曾澤生堅定沉著,勇敢機智地完成了抗敵任務。因戰功卓著,曾澤生同年7月升任一八二師師長。 1945年日軍投降時,滇軍主力部隊入越受降,蔣介石趁機以武力圍困云南五華山,將龍云趕下臺。為穩定軍心,蔣介石升曾澤生為六十軍軍長。

  1946年,蔣介石將六十軍海運赴東北參加內戰,六十軍在遼南、吉林地區幾次遭東北野戰軍重創后,于1948年3月8日被迫潰退長春。六十軍和蔣的嫡系新七軍統歸駐守長春的時任國民黨第一兵團司令鄭洞國指揮。

  10月10日清晨 緊要時刻:打算投向東北解放軍

  李崢先是云南白族人,生于1910年,為抗日投筆從戎,以軍功晉升為上尉連長。李崢先在任國民黨六十軍一八二師五四四團副團長時,于1947年7月17日在吉南雙陽與東北野戰軍戰斗中因腿部受傷被俘。1948年4月,解放軍東北軍區決定派李崢先和張秉昌等人,以遣俘的方式回去做策反工作。

  1948年10月10日清晨5時許,國民黨六十軍二十一師師長隴耀專門派人把李崢先和張秉昌叫到師部,神秘地說:“你們重回六十軍的任務,軍部早已知曉。這次請你們來,有個重要事和你們商量。曾軍長、白師長(白肇學,時任六十軍一八二師師長)和我已決定率部起義,并正式派你和張秉昌作為六十軍的全權代表出城與東北解放軍接洽起義事項。”隴耀又說:“我們這次起義的目的,是為了云南3萬健兒的生死存亡,因為蔣介石來令逼我們迅速突圍向沈陽靠攏,可我們幾次突圍未成。在這生死攸關的緊要時刻,我們不得不以起義方式投向東北解放軍。 ”

  李崢先問:“假若東北解放軍要我們準備全軍起義的憑證怎么辦? ”隴耀從內衣里取出一封信交給李崢先、張秉昌:“這個我們早想好了。這是曾軍長、白師長和我3人親自簽寫的,帶去呈交東北解放軍負責人,如果我們失信的話,可將此信公之于世。 ”

  10月10日到13日 信使出城:聯絡起義初次沒談妥

  當天上午9時,李崢先、張秉昌就出城趕往東北解放軍駐地。 12日一早,東北解放軍圍城兵團部政治部唐天際主任、陳光參謀長和劉浩等人接見了他們。李崢先、張秉昌把六十軍委托他們作全權代表出城聯絡起義之事作了匯報,并把長春城內已經極其困難、新七軍軍長李鴻病重等近況作了詳細匯報。

  唐天際對六十軍的起義深表歡迎。 13日早飯后,唐天際等人又繼續和李崢先、張秉昌談話,唐天際說:“我們很歡迎六十軍起義,隴師長提出的那幾條要求和雙方必須協調的一些具體問題都很好解決,請轉告曾軍長、隴師長放心。但還有些重大問題不知對你們談了沒有,如昨天說的消滅鄭洞國兵團部和新七軍問題,如果你們不打他,他要打你們怎么辦?部隊要行動,長春市內的治安秩序怎么維持?長春市幾十萬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如何保障?許多公私物資、門市、建筑及軍政軍需物資倉庫怎樣保護?怎么設法不致遭受破壞、不受損失?”李崢先只好如實回答:“首長問的這些,我們來時隴師長沒說。 ”

  唐天際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這些重大的問題都沒談,看來你們兩個同志還要再跑一趟,請曾軍長、隴師長再進一步研究研究,另派正式代表再出來談。 ”李崢先當時心想,如果回去另派正式代表來會談,很明顯部隊行動的時間要拖長,隴耀限他們13日要把成敗的消息回報,所以著急地對唐天際說:“我們既然歡迎六十軍起義,干脆答應他們,命令他們什么時間把部隊拉出城,帶到什么地點集合不就完了嗎?再說命我們再入城傳達另派正式代表出來會談,曾軍長他們不相信怎么辦?”唐天際說:“同志,這么重大的事,不商妥,怎么能那么簡單行事。剛才說的幾個問題很重要,需要雙方很好地商量,否則是要出問題的。至于曾軍長不相信你們,你們可以推到我們身上,就說你們是我們釋放回去的,當全權代表不合適。 ”

  10月13日午夜為表誠意:談判代表帶上蔣介石手令

  13日午后,李崢先、張秉昌再次進入長春。曾澤生、隴耀見了他們,李崢先、張秉昌詳細匯報了有關情況。曾澤生聽后批評二人說:“派你們兩人當全權代表不行,還要再派正式代表會談,時間這么緊,萬一蔣機一來,不就麻煩了嗎?”李崢先忙把唐天際談的那幾個問題的重要性說了一遍。曾澤生說:“解放軍提的第一條就不大好辦,鄭洞國是個好好先生,李鴻又在重病中,我們在一塊相處這么長時間了,怎么能乘人之危忍心下手呢?其余幾條我們照辦就是了,派你二人去不行,又該派誰去呢?”李崢先說:“另派正式代表的人選問題在那邊也共同研究了,認為李佐、任孝宗這兩位副師長隨便選一位去都行。 ”

  曾澤生還在猶豫不定,此時已是13日午夜。李崢先又急切地說:“軍長,不能再猶豫了,我聽說14日四野要對錦州發動總攻擊。”曾澤生聽后內心很緊張,立即命令副官派人把李佐、任孝宗兩位副師長找來。曾澤生當即將他們作為正式代表出城接洽起義之事作了簡單交代,仍讓李崢先陪同一塊去,并將蔣介石要六十軍立即突圍向沈陽靠攏的手令交3人帶去,以表誠意。

  10月15日架電話線:曾澤生直接聯系唐天際

  14日凌晨2時,李崢先和李佐、任孝宗3人悄悄出城,進行第二次聯系。拂曉時,他們又見到了唐天際等上次所見的那幾位首長。早飯后休息一會,雙方就開始了正式會談。

  李崢先首先把曾澤生答復的情況作了說明:“曾軍長的意思是對消滅鄭洞國兵團部和新七軍問題感到為難,說鄭司令官是個好好先生,新七軍軍長李鴻又在患重病,況且長期相處都比較要好,怎能乘人之危忍心下手呢? ”至于其他幾條,李佐、任孝宗兩位副師長也說:“軍長已交代我們,按照貴軍要求辦就是了。 ”但唐天際問到采取哪些具體措施比較妥當、安全時,特別問到部隊采取什么方法步驟撤出長春,怎樣行動時,兩位副師長頓時語塞了。李崢先也陷入沉思,六十軍起義這么重大的事情,對面還有鄭洞國兵團部和戰斗力較強的新七軍這樣的敵人,這些事沒考慮好不進行周密部署,確實不妥。談了一天,結果不是很理想,唐天際說:“我們的意思,還要請兩位副師長回城再和曾軍長進一步具體研究部署。 ”10月15日,東北軍區派劉浩陪同任、李兩位副師長返回長春。他們回城后,當夜就架通了兩軍的電話線,曾澤生直接和唐天際取得了聯系。

  10月16日夜里行動:一切交接事宜都辦妥

  16日,曾澤生親自出城和唐天際面談,最后商定用交接防務的辦法行動,并且時間就定在當天夜里。當日黃昏,李崢先隨曾澤生和劉浩一同乘車返回長春城。曾澤生向部隊下達了出城交接防務的一系列命令。隨后不久,不斷有師團來電話報告交接防務情況,深夜12時,通信營來電話報告說,各部隊電話線都已撤收,除留有通兵團部的一條線外,其余全部撤收完畢。

  待所有部隊脫離駐防地出城集合后,曾澤生令接通兵團司令部電話,親自對鄭洞國說:“六十軍已經起義,這是全軍官兵的一致要求,部隊除此一條出路外,別無選擇,所以請司令官諒解,請問司令官是否也能同我們一塊采取同樣的行動? ”

  李崢先聽不清鄭洞國在電話里講什么,又聽曾澤生回答:“現在別的話都用不著再說了,這也是逼得沒有辦法的事,不要再說什么蔣總統過去對我們如何好的問題,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現在就有一位解放軍代表在我這里,你愿意和他講話嗎? ”

  曾澤生隨即把話筒遞給劉浩,劉浩先向鄭洞國問了好,接著說:“現在長春的形勢你是知道的,我們的政策是放下武器可以保證你方安全,六十軍曾軍長現在已經率部起義,是一個走向光明道路的義舉,司令官是不是能像剛才曾軍長所言,和他們一塊行動?希望三思,莫作不必要犧牲! ”對方怎樣回答,李崢先沒聽清,只聽劉浩又說:“那就這樣吧,來日方長,后會有期! ”

  隨后,曾澤生和劉浩、李崢先相視一笑:“現在一切交接事宜都辦妥了,部隊也都已出城,我們也走吧。 ”

  10月17日受到影響:鄭洞國兵團也投誠

  10月17日凌晨,曾澤生和劉浩、李崢先、張秉昌等人到了郊外,蔣介石派3架飛機到郊外盲目地投了幾顆炸彈就飛走了。這時,六十軍軍部直屬和三個師的部隊都按指定路線到達宿營地了,此時留守長春的只有鄭洞國兵團和新七軍了。

  17日天一亮,受到六十軍戰地起義的影響,鄭洞國兵團部和新七軍最后也決定放下武器投誠。 10月18、19日兩天,蔣介石知道六十軍起義后,派飛機來偵察轟炸,雙方在隆隆飛機聲中假意激戰,朝天猛烈放槍放炮。然后,東北解放軍沖入兵團大樓,由鄭洞國下令所屬部隊全部放下武器。

  長春起義后,李崢先任整編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50軍150師448團團長。解放后轉業到山東省菏澤市工作,曾擔任過菏澤市商業局局長、市政協副主席等職。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