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滕縣保衛戰

"

  滕縣保衛戰發生在抗日戰爭初期,是川軍阻擊日軍第10步兵聯隊南下的一次防御戰,也是徐州會戰--臺兒莊大戰的序幕戰,同時也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史上悲壯的戰役之一。戰區司令李宗仁和著名記者范長江都做了高度評價。

  滕縣保衛戰共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滕縣外圍保衛戰,第二階段是死守滕縣內城。

滕縣保衛戰

滕縣保衛戰——川軍阻擊日軍第10步兵聯隊南下的一次防御戰

滕縣保衛戰到底有多慘烈 師長的王銘章親自當頭沖鋒

  每當提起川軍,我們心中都會升起一股自豪感,因為在抗日戰爭中,川軍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他們的裝備幾乎是最差的,但是打出來的戰績卻讓所有人敬佩。

  當時的川軍使用基本上就是漢陽造,經常會出現很多問題,導致武器無法使用,但是就是這樣落后的裝備都不能保證每個士兵都有。

image.png

  可想而知川軍的裝備是有多差,當時川軍的衣服和鞋子也是特別差的,他們出川的時候都是穿著草鞋出來的,有的時候將領楊森還得剪下城中一些穿著長袖的人的袖子。

  然后用這些袖子來給士兵們縫補丁,所以說當時的川軍就連多余的布都沒有,生活水平極差,而且川軍的紀律性也是特別差的,里面不僅有賭徒,還有很多不法分子也在其中。起初沒有人真正看好他們,但是他們在抗日戰爭中卻創造了一場場奇跡。

image.png

  在全面抗戰期間,四川是很難攻下的,因為四川的地勢易守難攻,所以他們基本不會對其造成什么威脅,也就是說這些川軍完全沒有必要出去抗日,因為自己的家鄉還很安全。

  不過劉湘知道日軍的野心,對自己這些年拖累了四川的發展也是心有愧疚,他帶領四百萬的川軍一起出川抗日,他們為了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這個國家,一起趕往了抗日戰爭的最前線。

  1938年日軍派第10師團進攻滕縣,從此爆發了慘烈的藤縣保衛戰,川軍在陣地拼死頑抗,面對日軍先進的裝備,沒有一個人膽怯,他們用自己稀少的彈藥不停和日軍展開激戰。

image.png

  日軍久攻不下,再次對城墻進行了瘋狂的轟炸,作為師長的王銘章見到繼續組織戰士們戰斗,最終日軍炸開了城墻,然后從這個卻口中一擁而入

  但是王銘章已經帶著士兵埋伏在周圍,很快就有大量的日軍被殲滅,當他們又進來之后,又有一大片手榴彈飛了過來,日軍又被擊退。

  日軍的坦克立即趕來開路,結果很快就被炸毀了幾輛,不過日軍還是沖了進來,雙方展開了白刃戰,王銘章帶著士兵一起和日軍拼殺,終于再次奪回了陣地。

image.png

  經過了一個晝夜的交戰,日軍再次沖入城內,王銘章再次出現在戰場最前線,鼓舞士兵軍心,但是這次日軍發現了他,當場以身殉國。

  見到師長陣亡,守軍沒有了指揮,最終經過和日軍的激戰之后三千士兵全部陣亡,而且無一投降,很多高級將領對這場戰役給了很高的評價。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滕縣保衛戰 在這場戰斗中,三千川軍將士全部身亡

  對于滕縣保衛戰可能好多人都不了解,但是大家應該都了解過臺兒莊大戰,我們都知道臺兒莊大戰是抗日戰爭時期徐州會戰我們中國軍隊取得的一次重大的勝利,是抗戰初期在武器裝備懸殊的情況下取得的最大的一次勝利。而滕縣保衛戰則算得上是對于臺兒莊大捷的前奏,在滕縣保衛戰中川軍以不到三千人的人數,靠著大刀與四川造的七九步槍以及少數機槍,阻擋第十步兵聯隊四千多名武器精良的日軍。

image.png

  日軍為了迅速完成對于我們的侵略計劃,連貫南北戰場,從南北兩端沿津浦鐵路夾擊軍事要地徐州。而距離徐州一百公里的滕縣則是是徐州的大門,滕縣自古軍事要地,規模宏大,城墻高達十米,厚五米。守城的是稟性正直、驍勇善戰的中將師長王銘章。對敵強己弱的形勢,王銘章抱定以死報國的打算。

image.png

  滕縣的百姓也給了守城的川軍很大的鼓舞,盡管川軍曾勸阻百姓不要饋贈,但是各種送禮物的人依然絡繹不絕,并且不管部隊收不收,放完就走,并且無償的幫助川軍抬擔架、挖戰壕、搞運輸,這也極大的鼓舞了川軍的將士。滕縣的負責人本是河南人,不善言語,來滕縣上任也才短短四個月,日軍沿津浦鐵路大舉南下,韓復榘率十萬大軍不戰而逃。滕縣城危在旦夕,民眾紛紛攜眷逃亡。為了穩定民心。周同逮捕了準備投日的商會會長,槍斃了擅離職守的巡官。直到川軍趕來。周同帶領著滕縣保安團隊五六百人,配合川軍保衛滕縣城。周同還偕同師長王銘章,巡視城墻要點,給軍民以鼓舞。

image.png

  三月十八日日軍不顧城內的德國教堂,用六十門大炮和三十架轟炸機,對縣城狂轟濫炸,此時王銘章已經將滕縣外的陣地部隊全部調進了城內,集中力量防守,可是日軍火力太過兇猛,在十余輛坦克的配合下,東城墻塌陷,而此時在滕縣的將士已經防守了三天半的時間,死傷慘重,王銘章登上城樓親自指揮警衛連進攻西門,最終全部陣亡,已經無兵可派的王銘章拍下電報:決心死拼,以報國家。于是砸毀電臺,像個士兵一樣的沖鋒,最終身中數彈殉國。

image.png

  而滕縣的負責人周同在王銘章死后悲痛欲絕,登上十米高的城樓,眼看滕縣要淪亡了,堅決的對身邊的人說:“我要用實際行動表明,我們是不會向敵人屈服的。”于是也縱身一躍,從城墻上跳下。周同被國人視為抗戰中第一位犧牲的地方負責人。在這場戰斗中,三千川軍將士全部身亡,為徐州部隊的集結爭取了時間,為臺兒莊大捷爭取了有利的條件,后來李宗仁高度評價說:“若無滕縣之苦守,焉有臺兒莊大捷”。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滕縣保衛戰 連長袁宗齡被炮彈擊中,以身殉國

  大家都知道抗日時期的川軍吧,他們的表現讓所有人刻骨銘心,下到士兵,上到將領,沒有一個人在戰斗中有退縮的表現,他們在抗日戰爭的一場場戰斗中表現不比任何人差,甚至還要強出很多。

  就比如說川軍的成名之戰,滕縣保衛戰,在這場戰役中,川軍用他們的生命證明了自己,大家都知道當時負責的124師師長王銘章,而他手下的川軍的表現同樣不差。

image.png

  袁宗齡,早年跟隨川軍一同加入到抗日戰爭中,他成為了王銘章將軍手下的一名排長,起初他是追隨軍隊在山西抗戰,在這些天的戰斗中,他的表現一場英勇,殺掉了不少鬼子,所以他被升到了連長。

  不過不久后,他們就趕到了滕縣,打響了這慘烈的一仗,他同樣是在最前線,但是這一次并沒有之前那樣的好運氣。

  當時在滕縣的南邊還有一個外城,這里的城墻很薄,而且沒有什么可以抵擋日軍炮彈的地方,袁宗齡就是負責在這里防守,正當戰士們修筑工事的時候,鬼子的炮彈已經飛來,而且飛機同時對陣地進行轟炸。

image.png

  由于沒有足夠的時間修工事,很多戰士當場犧牲,而且那些脆弱的沒有來得及修好的工事也全部被炸毀,幾輪轟炸過后,就有近半的戰士犧牲。

  所有人深知此處無法駐守,只能暫時撤退,于是袁宗齡開始組織大家開始撤退,但是在這撤退的途中卻發生了一件讓所有旁邊的戰士無法接受的事情。

image.png

  就在他指揮的時候,鬼子的一發平射炮射來,直接擊中了袁宗齡,他被炮彈巨大的沖擊力射到了城墻上,引起了巨大的爆炸。

  但是他的下半身卻沒有跟隨著上身飛走,所以這發炮彈過后,身旁的戰士只能看到滿是鮮血的下半身逐漸倒在了地上,而剛剛還在指揮的連長就已經失去了蹤跡,袁宗齡以身殉國。

image.png

  后來他的事跡也被大家熟知,而且他被追認成為了烈士,而且還升至少校,這位英雄在犧牲后,也受到了大家的敬仰。

  后來更是專門為這位英雄舉辦了追悼會,當時他的家鄉中很多人趕往這個規模浩大的追大會,所有人都為他的英勇事跡稱贊, 還專門為他修建了墓碑。

  而在抗日戰爭中,還有很多像他這樣的英雄,不僅僅是在這場戰斗中的川軍,還有在抗日戰爭中的萬千抗日英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嚴翊在抗戰中的成名之役——滕縣保衛戰

  嚴翊,字章甫,四川華陽人,生于1903年。嚴翊是行伍出身,在堂兄嚴嘯虎的保薦下,考進了黃埔軍校第五期步兵科,畢業后在田頌堯的29軍發展,田頌堯失了勢后又跟了孫震。嚴翊在經歷了四川數次內戰以及圍剿紅軍諸役后,積功累升至第124師366旅731團第1營少校營長。

image.png

  嚴翊在抗戰中的成名之役是滕縣保衛戰。其實在日軍進攻滕縣前夕,嚴翊的部隊并不在城內。由于戰況緊急,守城部隊又不多,嚴營就被緊急派到城內,服從122師師長王銘章的安排,擔負起守備東關的重任。在整個滕縣保衛戰中,東關的爭奪戰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也占據了大部分的作戰過程。

  本來根據負責城防的張宣武的部署,東關由嚴翊的三個連守備,此外還配備了兩個連做東關守軍的后盾。而當日軍發起猛烈進攻之后,嚴營就因為要填補被轟塔的城墻而前仆后繼的為國捐軀了,就連作為后盾的兩個連也馬上損失殆盡。嚴翊在這種情況下仍舊堅持督戰,并組織起被打散的官兵,不管是不是歸他指揮的,一律動員起來,向沖入東關的日軍發起反沖鋒。如此鏖戰兩晝夜,東關得保護不失,而嚴翊本人則在最后一次督戰中,腿部中彈而奉命撤下了火線。

  滕縣失守前夕,守軍殘部開始陸續突圍。對于腿部負傷的嚴翊來說,是突圍部隊的負擔,勢必影響部隊的突圍速度,所以他拒絕撤退并準備與城共存亡。好在他的那些被打的沒剩幾個的部下對他不離不棄,死拉硬扯的把嚴翊給拖出了滕縣。盡管滕縣保衛戰是失敗了,但嚴翊的名字卻和王銘章、張宣武一樣聯系起來,被全國人民給記住了。

image.png

  在嚴翊的做人準則中,忠字是擺在第一位的。他對于自己所服務的部隊,以及提拔自己的長官孫震都有著極其深厚的感情。一直到他當了124師少將師長的時候,仍能堅持這一信條,哪怕是在徐蚌戰場上,部隊即將覆滅的時候,嚴翊仍能坐鎮指揮,堅守崗位,試圖將殘部給帶回給孫震。也正是這個原因,嚴翊是在與解放軍作戰身負重傷的情況下,成了俘虜的。

  在解放軍的精心護理下,嚴翊經過四個月的調養終于恢復了健康。當時三野的聯絡部出于統戰需要,決定釋放一批川籍貫軍官做策反工作,嚴翊由于在療養期間表現良好,被列入了名單。1949年7月,嚴翊釋放回川,在受到孫震的召見以及同僚的祝賀后,暫時在孫震的綏署住了下來。畢竟孫震對于釋放回來的嚴翊并不放心,就怕他是回來做策反工作的。對此嚴翊也是心知肚明,他本來就沒打算回來策反,干脆就安心住下讓他們考察去吧。

  經過一個多月的考察,孫震認為嚴翊沒有問題,便任命他為川鄂綏靖公署獨立縱隊副司令。到了同年10月,原47軍軍長楊熙宇和127師師長游聯璋因為“互告”都被撤了差,孫震就想到把嚴翊提拔為軍長。可嚴翊的軍長位子還沒坐熱呢,解放軍已經快打到家門口了。

  前面說過47軍內部不團結,這一方面是歷史原因造成的,另一方面則是軍長嚴翊和所屬三個師長的資歷輩分都是平等的。除了127師新任師長袁國馴還比較聽嚴翊的話,另外兩個師長都各有主張。比如董宋珩和曾蘇元決定16兵團起義的時候,嚴翊的意思是帶著47軍脫離董、曾的控制,向成都方面的堂兄嚴嘯虎靠攏,而所屬幾名師長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們有的支持起義,有和持觀望態度,再往下一層,這副師長、參謀長、團長都有自己的算盤。總之,47軍內部對于是否起義始終沒能形成統一的意見。要不是嚴翊得知堂兄已經決定起義,要不是解放軍已經兵臨城下,這47軍的結果還真難說。不管如何,嚴翊還是帶著47軍跟著16兵團起義了。

image.png

  部隊是起義了,可因為沒能形成統一意見,麻煩就來了。首先是嚴翊對于起義并不認同,他想在部隊里找一些反對起義的軍官,與他們形成統一戰線再謀出路。這一找,還真就找出一批,其中首推第302師參謀長賈紹誼的行動最為干脆。就在47軍起義后不久,302師大部分部隊就在賈紹誼等人的鼓動下撇開支持起義的師長張子完,宣布“反正”。嚴翊得知此事后,立即派遣軍部作戰科長徐鏡波前往聯系,并且要徐科長帶上軍用地圖,提供“反正”部隊的行軍道路。此后47軍的其他兩個師也陸續出現了連、排級部隊的叛亂事件,一時間弄的47軍內部人心惶惶,不得安寧。

  不過事態的發展并沒有朝嚴翊所想的哪個方向發展,因為及時反應過來的解放軍立即對叛亂部隊實施圍剿,很快,就把他們都解決了。為首的賈紹誼被槍決不說,嚴翊也在事后的清查行動中被舉報,經過核對確認,嚴翊被判處了二十年有期徒刑,并被押送北京關押改造。

  在經歷了這一次風波之后,嚴翊是徹底服輸了,他在功德林的改造很積極,還當起了學。因為表現良好,嚴翊于1963年4月被特赦釋放了。獲釋后的嚴翊選擇在北京定居安度晚年,遺憾的是他沒能如愿。后來,嚴翊“不堪重負”,于1967年過早的去世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滕縣保衛戰簡介 滕縣保衛戰的過程是什么樣的

  滕縣保衛戰發生在抗日戰爭初期,是川軍阻擊日軍第10步兵聯隊南下的一次防御戰,也是徐州會戰--臺兒莊大戰的序幕戰,同時也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史上悲壯的戰役之一。戰區司令李宗仁和著名記者范長江都做了高度評價。

image.png

  滕縣保衛戰共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滕縣外圍保衛戰,第二階段是死守滕縣內城。

  戰役過程

  戰前態勢

  日本侵略軍自1937年12月12日侵占南京之后,企圖打通津浦鐵路,南北兵力互相配合,并期望占領隴海鐵路東段,配合沿江之敵包圍武漢,因此攻擊重點指向戰略要地徐州。1938年2月初,津浦鐵路南段之敵突破淮河;北段之敵由于山東省主席韓復榘率十萬大軍不戰而退,致使日本侵略軍長驅直入,搶占了大半個山東,占領濟南、泰安、兗州、鄒縣、濟寧、青島、蒙城等地,直逼滕縣、臨沂。滕縣、臨沂是徐州的兩個北大門,尤其是滕縣,南距徐州一百多公里,扼守津滬鐵路的咽喉,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如今更成為雙方爭奪的戰略要點。進犯滕縣的日軍是磯谷廉介的第十師團第33旅團(旅團長瀨谷),下屬兩個聯隊,福榮真平大佐的63聯隊繞道城南沙河一帶負責堵擊增援部隊,赤柴八重藏大佐的第10步兵聯隊的部隊(日軍一個標準的聯隊有3000人,加上配屬部隊最多4000人,欠第2大隊,第2和第11中隊,相當于1個半步兵大隊)負責攻城。

  我國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坐鎮徐州指揮,為粉碎敵軍的陰謀,急調第二十二集團軍鄧錫侯部馳赴滕縣,阻擊南下的日軍。守衛滕縣的我軍是四川的部隊,總司令初為鄧錫侯,不久改為孫震,下轄兩個軍:第四十一軍(軍長孫震兼)、第四十五軍(軍長鄧錫侯兼,后為陳鼎勛)。川軍是乙種軍的編制,即每軍兩個師,每師兩個旅,每旅兩個團,沒有特種兵,主要武器是四川造的七九步槍、大刀、手榴彈和為數很少的土造輕重機槍、迫擊炮,裝備陳舊。又因川軍來滕之前在晉東戰場上同日軍作戰四十余天,損失慘重,傷亡過半,到滕縣防守時全軍團實際上只有八個團,總兵力不過兩萬人。川軍司令部設在臨城(今薛城),以第四十五軍為一線部隊,軍部駐滕縣,界河一線為前沿陣地;第四十一軍為二線部隊。

image.png

  外圍激戰

  在第一階段中,我第四十五軍以滕縣為據點,在界河東西的香城、九山、王福莊、金山一線占領陣地,構筑工事,阻擊日軍進犯,并于1月中旬、下旬主動出擊,冒雪夜襲兩下店的日軍,殺傷了部分日軍。同時派小部隊到兗州、鄒縣、曲阜之間開展游擊戰爭,在小雪村、鳧村成功地襲擊了日軍,擊斃日軍中將中島榮吉以下的官兵40余人,繳獲了武器彈藥、軍用地圖、文件、作戰資料等,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鼓舞了我軍的士氣。在這一階段的戰斗中,滕縣人民大力支持我軍作戰,除為軍隊燒茶送水、籌備糧草、騰房讓屋、引路導向、刺探敵情、協助站崗放哨外,還幫助修戰壕、挖掩體,組織義勇隊、救護隊、擔架隊、運輸隊等,出現了軍民聯合抗日的動人情景。“四十五軍一二五師師長王士俊曾下令部隊,勸阻人民,不要饋贈。然而各村送禮物的人,仍然車水馬龍,絡繹不絕。據一月底統計,送到師部的豬百多頭,粉條千多斤,大白菜一萬多斤。不管部隊收與不收,送到就走……城鎮商店,一致商量,舊歷年關為優待川軍,一律不提高物價……川軍出川時正值秋季,多穿短褲、草鞋,后因戰事頻繁未及更換,來到魯南已是冰天雪地的時候,還有人穿草鞋,父老兄弟看見,心中不忍,又紛紛送軍衣和棉衣,川軍將士倍受感動鼓舞。”滕縣人民的抗日愛國擁軍行動,極大地鼓舞了將士的士氣與斗志。

image.png

  3月9日,日軍發起總攻,用飛機、大炮狂轟濫炸,多次組織沖鋒,均被我軍打退。1938年3月10日,我軍孫震總司令調整部署,加強守備,將二線部隊一二二師師部及其三六四旅旅部調進滕縣城,并命一二二師王銘章師長為第四十一軍前方總指揮。1938年3月12日拂曉,日軍以主力攻我香城,激戰3小時后我軍被迫轉移到普陽山防御。日軍隨后進攻,都被我軍擊退。不多時,日軍改變戰術,以一部分兵力佯攻,其主力向我右后方迂回,向滕縣方向前進。沒過多久,我軍同普陽山的電話線被敵切斷,聯絡中止。日軍到龍山腳下,擊潰我軍的預備隊,我守軍向滕縣撤退。與此同時,界河一線的左翼石墻、深井等陣地,也受到從濟寧來的日軍攻擊。在敵眾我寡的形勢下,我軍放棄石墻,集中兵力防守深井;普陽山的守軍轉移黃山據守,并派三七二旅七四三團馳援深井。

  日軍迂回

  第二階段,死守滕縣城。1938年3月15日9時,日本第10步兵聯隊在界河南安樓、房嶺地區集結。根據地54號中平飛行部隊的偵查要圖分析,得知中國軍隊以滕縣為中心,在其北設有數道堅固陣地。11時25分,聯隊受賴支隊作命第9號,決定將第12中隊留在界河驛警備,以主力(步兵5個中隊)從滕縣防備薄弱的東部攻擊。下午3時,日軍到達崔家莊,沿龍山店-東郭-王廟攻擊前進,戰斗異常激烈,我軍防守頑強擊敗日軍多次沖鋒,雙方傷亡慘重。駐在臨城的總司令孫震乘火車到滕縣視察,并指示王銘章師長及各級部隊長,要抱有敵無我、有我無敵的決心,與日軍血戰到底!晚8時50分,日本第10聯隊集結在姜家樓、王廟一線,聯隊長赤柴八重藏大佐綜合各方情報判斷,川軍主力集結一線,滕縣附近無大量兵力,決心拋開當面陣地,第2天拂曉以兩個大隊兵分兩路乘虛攻擊滕縣縣城。

  據中方記載,1938年3月15日,日軍進攻我界河正面陣地,王銘章師長為鞏固一線陣地,急調守城的第三七二旅馳援池頭集,穩住陣地。中午,為防止日軍滲入滕縣左側,王師長又令防守北沙河的七二七團抽出一營兵力,到滕縣西部的洪町、高廟布防。下午,日軍又增加兵力攻打界河,仍未得手,乃以突然動作向滕縣方向右旋迂回。下午5時許,其先頭部隊已達滕縣的龍陽店、馮河一帶,距城僅有十余里。日軍的企圖十分明顯,想撇開我正面陣地,直攻我側背戰略要點滕縣城,迫使我主力放棄正面陣地。

1541041714521504.png

  當時滕縣城內兵力空虛,只有一二二、一二四、一二七3個師部和三六四旅旅部,共有4個特務連、4個通訊班、4個衛生隊,約計千余人,沒有一支戰斗部隊。在此緊急關頭,第一二二師王銘章師長急調防守北沙河的七二七團張宣武團長和一個營的戰斗部隊回城防守,并任命張宣武為城防司令,負責守城。又電令在平邑前線的第一二二師第二六六旅火速回滕。恐該旅途中受阻,王師長又用電話向司令部求援。孫震總司令急忙與增援滕縣的友軍湯恩伯軍團的先頭部隊王仲廉軍長聯系,請求火速增援。但王軍長以須等軍團到齊才能北上為由,按兵臨城不動。孫震萬般無奈,只好將正在總部值勤的特務營,除留下一個手槍連作警衛外,其他3個步兵連由劉止戎營長帶領,乘火車馳援滕縣城,入夜后到達。午夜后,第二六六旅只有駐城前的一個營到達滕縣東關,其他部隊途中被敵所阻,繞道向臨城方向撤去。

  王銘章師長統計能指揮的城內各部隊僅三千余人(其中有滕縣警察和保安隊四、五百人),其中能參戰的不到兩千人,難以抵御裝備齊全的日軍。王師長召開緊急會議,研究戰略決策問題,多數人認為只能守1天,不如到城外機動作戰。王師長用電話向孫震匯報,孫說:“蔣(介石)委員長要我們死守滕縣城,等待湯恩伯軍團解圍。湯部先頭部隊已達臨城,我當催其趕緊北上,你要確保滕縣城以待援軍。你把指揮部搬進城內指揮守城,兵力不夠可把城外所有的第四十一軍部隊調進縣城,防守待援。”王師長接電話后,下決心執行命令,決定使用全軍死守滕縣城。他對張宣武說:“張團長!你立即傳諭昭告城內全體官兵,我們決定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與存,城亡與亡。立即把南、北兩城門屯閉堵死,東、西城門暫留交通道路,也隨時準備封閉。沒有我的手令,誰也不準出城,違者就地正法!”同時又令人把師指揮部從西關電燈廠搬到城內張景湖宅院內。

  外城守衛

  1938年3月16日晨8點,日軍第10聯隊的第1大隊已抵達城下。遙望滕縣縣城高聳,城內有納粹旗幟飄揚,估計是德國教堂所在。滕縣規模宏大,城墻高10米,厚5米,外壕深5米,寬12米,北面最完備,東面次之,南面雖然比較薄弱,但后來日軍從這進攻時,卻是川軍的防御重點。城東北角約150米有一高30米的喇嘛塔,從此處瞭望,騰縣內外情況一覽無余,對炮兵觀察十分有利。

  上午10時,日軍野炮第一大隊(欠一個中隊)抵達,隨即和駐北平南苑機場的日本陸軍飛行隊聯合轟炸滕縣城,經兩個小時轟炸,城內外共落炮彈三千多發。11時15分,日炮突然向東關寨墻的東南角猛轟,不一會炸開一二米寬的缺口。接著,日軍又用數十挺輕、重機槍猛烈掃射缺口,掩護步兵沖擊。我軍守兵伏伺塌口兩側,嚴陣以待,當五、六十名日兵沖到塌口時,我軍第三七一團一連集中六、七十人,每人握四、五枚手榴彈,同時投向敵群,日軍生逃者不滿10人。日軍不甘心失敗,又連續組織了兩次進攻,都被我守軍打退。下午2時許,日軍第3大隊趕到藤縣,從南門進攻,也沒如愿,丟下了百余名尸體,我軍傷亡也很大。張宣武團長不斷派部隊增援,后來激烈時連王銘章師長的特務連也調到東關參戰。下午5時許,敵炮與敵機同時轟炸東關正面陣地,步兵改用一次三個排,每排相距百余米,向我陣地沖擊。我軍英勇頑強,接連打退第一、二兩個排的進攻,日軍第三排又沖上來,于是展開肉搏,雙方傷亡慘重,最后仍有40多名日兵突入關內。此時夜幕已下,日軍未再派兵,我軍又以一連的兵力圍攻日軍,終于全殲這股日兵,東關陣地失而復得。晚上8時許戰斗停止,只有日軍的照明彈不時劃破夜空,照得城內外如同白晝。

image.png

  界河一線的我軍第四十一軍的將士,經過多天的戰斗,傷亡過半,加之滕縣的交通、通訊中斷,指揮發生混亂。因此,到1938年3月16日中午我守軍分別向臨城撤退,防守深井、池頭集的部隊撤至大塢,撤退途中還遭到日軍第10聯隊第3大隊的截殺。

  死守內城

  經過一天的激戰,到晚9時許王銘章師長決心放棄滕縣外城陣地,把第四十一軍所屬部隊全部調進城內,集中兵力防守。命令在大塢、洪町、高廟和北沙河的官兵火速回城。午夜前后,各部隊先后來到縣城。王銘章師長召開緊急會議,重新部署防城,口頭獎慰張宣武團長、嚴詡營長作戰英勇、指揮有方。并命令全軍深溝高壘,多挖防空洞,綁捆云梯,準備登城迎擊。全體官兵遵令執行,一直忙到天亮。與此同時,日軍也調兵遣將,日本第10聯隊一直希望不破壞內城的情況下占領滕縣,但由于川軍的抵抗意外的頑強,戰斗處于膠著狀態,特別是城內還有外國人的建筑,聯隊有些投鼠忌器。而川軍的核心陣地就設在外國教堂內,最后聯隊長下定決心,由他承擔因為戰斗引起的國際糾紛。并計劃了第二天的炮擊計劃。敵我雙方準備就緒,一場惡戰即將開始。

  1938年3月17日早6點,日軍以五、六十門大炮、二十余架飛機轟炸,城內外除北關因系美國教堂外,一時硝煙彌漫,墻倒屋塌,街上都被倒塌的建筑物堆成一個個小山丘,原來的石板街道被炸成一個個深坑,全城一片火海,遍地都是焦土。兩小時后,日軍開始進攻東關,十余輛坦克從東寨墻的塌口沖過,后邊緊跟著一排排的日兵。我守軍雖英勇堵擊,用集束手榴彈擊毀兩輛坦克,終因敵我雙方兵力懸殊,我守軍死傷殆盡而又無法補充,被日軍沖上城角。我守城部隊先扔手榴彈,后舉起大刀,躍入敵群猛砍,將爬上城墻的日兵全部消滅,我軍一個連僅存14人,以血的代價奪回了陣地。

image.png

  下午2時,日軍以12門重型榴彈炮猛轟南城墻,二、三十架敵機狂炸南關守軍。南關守軍被迫轉移到西關外火車站附近。南城墻被敵重炮轟開一個缺口,五、六百日兵在十余輛坦克的掩護下猛撲南城。我軍第一二四師三七○旅旅長呂康、副旅長汪朝廉親臨城墻指揮,均受重傷,守兵死傷殆盡。下午3時半,日軍占領了南城墻。不久,在炮火、坦克的掩護下突入東關,我守備東關的第一二四師七四○團團長王麟傷重致死。

  當日軍沖進東關時,王銘章師長不顧個人安危,親臨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揮作戰。這時,沖上南城墻上的日兵又向西城門樓逼近。經過激烈的血戰,到下午5時許西城門樓落入敵手。日兵占領西城門樓后,即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十字街口掃射。王師長及其隨行無法存身,準備移至西關火車站繼續指揮守城。他命令身邊僅有的一個特務排,向西城門猛撲,被日軍的機槍全部打倒。王師長身邊無兵可派,不得已從西北角縋城奔火車站。王師長一行剛到西關電燈廠附近,不幸被西城門樓上的日兵發現,一陣密集的掃射,王銘章師長和他的參謀長趙渭憲、副官長羅甲辛、少校參謀謝大墉、第一二四師參謀長鄒慕陶以及隨從十余人,同時為國捐軀

  與此同時,日軍用平射炮的破甲彈猛轟東城門,城樓中彈起火。攻占南城墻的日軍也向北逼近。我軍將士奮勇血戰,終因彈盡援絕,無力反擊潮水般涌進的敵兵,堅守到黃昏時退守到東北城角和北面城墻。第三六四旅旅長王志遠和城防司令張宣武中彈負傷,城內守軍無人指揮,陷入各自為戰的狀態。夜晚9時,我守北城墻的二、三百名官兵,在第七二七團三營副營長侯子平的指揮下,扒開了封死的北門,有組織地突圍而去。在城內失掉聯系的小股部隊,未能突圍,就各自為戰,同日軍展開巷戰,一直到18日午前全部壯烈犧牲才停止了槍聲。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滕縣保衛戰共打三天,守城部隊自王銘章以下3000官兵全部殉難。城內300多名重傷員得知消息后,寧死不落敵手,或與敵肉搏致死,或互以手榴彈自炸,全部壯烈犧牲。值得一提的是,“滕縣保衛戰”無一俘虜。當時整個戰場尸橫遍野,滕縣城硝煙蔽空,一片焦土。據中方估計此役日軍死傷2000余人。

相關新聞閱讀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