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末三大案

"

  明末“三大案”,即“梃擊案”、“紅丸案”和“移宮案”,一直被看作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疑案,歷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梃擊案是明朝三大迷案之一。事發時間明萬歷四十三年五月初四(1615年5月30日最終以張差死而告終)瘋漢闖宮,持棍亂打驚朝廷,太子之爭,舉棋不定釀禍端,報復乎?栽贓乎?梃擊疑案糊涂了結。萬歷四十八年七月,明光宗朱常洛即位,八月二十九日,因服用鴻臚寺丞李可灼的紅丸,病情稍緩,暖潤舒暢,直呼:「忠臣!忠臣!」於是下午三時復進一丸,九月一日五更時暴斃,在位僅29天。朱常洛登基后寵妃李選侍照顧皇長子朱由校遷入乾清宮。不到一個月后,朱常洛死于紅丸案。李氏太監魏忠賢密謀,欲居乾清宮,企圖挾皇長子自重;都給事中楊漣、御史左光斗等,為防其干預朝事,逼迫李選侍移到仁壽宮噦鸞宮。

 明末三大案

明末三大案——明末紛亂和衰亡的開始

相關事件

梃擊案? --? 紅丸案?--? 移宮案

明朝梃擊案:萬歷帝為何包庇謀殺太子的皇妃

  萬歷皇帝為何包庇謀殺太子的皇妃梃擊案,發生在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當時,神宗皇后無子嗣,王恭妃生子常洛,鄭貴妃生子常洵。開始,因鄭貴妃得寵,神宗想違背“立嗣以長”的祖訓,冊立朱常洵為太子,遭到東林黨的反對,不得已只好冊立朱常洛為太子。這時,有個叫張差的人,手持木棒闖入太子的居所——慈慶宮,并打傷了守門太監。張差被審時,供出是鄭貴妃手下太監龐保、劉成引進的。時人懷疑鄭貴妃想謀殺太子。但神宗不想追究此事。結果以瘋癲之罪公開殺死了張差。又在宮中密殺了龐、劉二太監,以了此案。

  常言道,宮廷之中無父無子,無兄無弟,著實是一個充滿血腥的角斗場。歷代皇宮之中,因為皇位的爭奪,不知衍射出了多少或明或暗的血腥爭斗。明朝也是這樣,在明朝神宗末年,因為皇位的爭奪,先后發生了好幾件至今仍充滿疑點的深宮大案。這周主要講一下明宮三大案,先看明宮第一案:梃擊案。

  明神宗晚年寵皇貴妃鄭氏,對自己先前所立的宮女王氏所生的皇太子朱常洛極為不滿。處心積慮的想廢掉朱常洛而立鄭貴妃所生皇三子朱常洵為太子。為此神宗還曾與鄭氏秘密宣誓,一定會立朱常洵為太子。但是,神宗迫于朝臣和皇太后的壓力,一只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找各種借口為難皇太子。由于神宗并不喜歡這個由宮女所生的兒子,并沒有要立他做太子的打算,只是后來在皇太后和大臣們的壓力之下才被迫冊封朱常洛為皇太子。當時朱常洛已經20歲了。依照明朝的常制,一般在16歲左右就會大婚,而后出閣講學接受教育。朱常洛21歲才大婚,可見神宗對他的冷淡。朱常洛大婚之后,就移居慈慶宮居住,但是,慈慶宮名義上是太子的寢宮,實際上還比不上宮中的一般宮殿,不僅破陋不堪,而且防衛甚差,神宗僅僅派了幾名老弱病殘的侍衛來防守。宮中服役的宮女太監也很少,僅有幾個隨朱常洛一塊長大得幾個貼身太監。慈慶宮的情況與皇三子朱常洵所居住的宮殿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似乎他才是真正的皇太子似的。除了在吃住等方面迫害朱常洛,鄭貴妃一伙人還處心積慮的要除掉皇太子,由自己的兒子朱常洵取而代之。就在這種情況之下,萬歷四十三年( 1615),慈慶宮發生了梃擊一案。

  萬歷四十三年(1615)五月初四日黃昏時分,一個身材高大的陌生男子手持一根粗大的棗木棍闖入朱常洛居住的慈慶宮。打倒了幾個守門的老太監后,便直奔太子就寢的大殿而去。朱常洛的貼身太監見外邊的太監攔截不住,馬上關閉了大殿的大門,并臨窗大聲呼喊“抓刺客,抓刺客。”后來,宮里的侍衛們聞訊趕到,與同時趕來的幾個太監一起才將這名陌生男子制服,交由東華門的守衛指揮使朱雄收監。第二天,朱常洛將此事告知了神宗皇帝,說有人行刺。神宗聽候大驚,急忙派人提審這名行刺的男子。審訊完畢后,御史劉廷元就將訊問的結果奏報給皇帝,說這名闖宮的男子名叫張差,是薊州井兒峪的百姓,語言顛三倒四,看起來有點顛狂,話里頭常提到“吃齋討封”等語,但又有些狡猾,看來要認真審問。后來神宗又派刑部郎中胡士相等官員對張差進行共審,結果卻是張差因被人燒了柴草,要來京城申冤,在城里亂闖,又受氣顛狂,受人誑騙說拿一木棍可以當作冤狀,然后亂跑,誤入慈慶宮。

  前后兩次的結果幾乎完全不一樣,在這次的供狀中,不僅沒了“吃齋討封”的話頭,連帶狡黠的性格判斷也沒有了,變成純粹的一個“瘋顛”的結論。負責審理此案的胡士相等人的人為,張差持武器亂闖宮殿,違反了不得再在宮殿前射箭、放彈、投磚石傷人的法律,應該馬上對張差問斬。但是,這種供詞和處理的結果卻引起了朝中一些官員的懷疑,他們認為前后兩次供詞差別如此之大,似乎并非偶然。聯系到這段時間鄭貴妃的種種活動,在聯系到太子之位引發的種種爭斗,這個事情恐怕有人在背后操縱,而且似乎就是沖著皇太子朱常洛去的。

  為了皇太子的安危,刑部提牢主王之寀決定徹查此案,他在牢中親自審問張差,見張差身強力壯,樣子決不像一個瘋顛之人。王之寀就引誘他說:“說實話就給你飯吃,不然就餓死你”。并把飯菜放在張差的面前。張差看著香噴噴的飯菜,口水直流,最后低頭說道:“我不敢說。”這時王之寀命牢中其他獄吏回避,說我讓他們都走開,你只對我自己說。最后張差的招供說:“我小名叫張五兒,父張義病故。有馬三舅、李外父,叫我有個不知名的太監要我辦一件事,事成之后給我幾畝地種!后來太監騎著馬,引我入京。到了一個大宅子,一個太監給我吃完飯,說:‘你先沖進去,撞著一個,打殺一個,打殺了我們救你!’然后領我由厚載門進到宮門上。守門的攔住我,我把他打倒在地。太監多了,我就被抓住了。小爺(皇太子)福大,沒打著。”王之寀聽后大驚,明白了這次張差行刺確實有宮里的人在背后指使,而且目標就是皇太子。王之寀馬上將審訊的結果上奏朝廷,結果引起軒然大波。大臣們議論紛紛,都認為這個事情背后肯定有宮里的大人物指使,而且暗示此事的主謀一定是鄭貴妃。并且鄭貴妃的父親鄭國泰也脫不了干系。

...查看更多

明朝紅丸案始末:歷史上的紅丸案是怎么回事?

  明朝歷史上的紅丸案是怎么回事紅丸案,為明朝三大案件之一。泰昌元年(1620年),光宗病重,李可灼進獻紅丸,自稱仙丹。光宗服后死去。有人懷疑是神宗的鄭貴妃唆使下毒,旋即展開了一系列的追查元兇的舉動。其間,黨爭與私仇夾雜其中,連坐罪死者眾矣。

  “紅丸”,一種特殊的春藥,以少女經血為藥引,將皇帝朱常洛命歸西天。

  “紅丸”又稱紅鉛丸,是宮廷中特制的一種春藥。“紅丸”制法很是特別,取童女首次月經盛在金或銀的器皿內,還須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及烏梅等藥物,連煮七次,濃縮為漿。再加上乳香、沒藥、辰砂、松脂、尿粉等拌勻,以火提煉,最后煉蜜為丸,藥成。

  嘉靖年間,為了配制“紅丸”,前后往宮中共選少女1080人。嘉靖26年2月,從畿內挑選11至十14少女300人入宮,三十一年十二月又選300人,三十四年九月,選民間女子十歲以下者160人,同年十一月,又選湖廣民間女子200人,四十三年正月選宮女300人。

  萬歷末年,朱常洛的太子地位已經確定。鄭貴妃為了討好朱常洛,投其所好,送了八個美女供他享用。朱常洛身體并不強健,與這些女人淫樂,漸漸體力不支。登基剛剛十幾天,就因酒色過度,臥床不起了。可是,他并沒有節制,一天夜里,為了再次尋求刺激,服了一粒“紅丸”,結果,狂躁不已,狂激奮止,精神極度亢奮。

  他終于病倒了。鄭貴妃指使崔文升以掌管御藥房太監的身分,向皇上進奉通利藥,大黃——一種藥性極為猛烈的瀉藥。朱常洛服了崔文升送來的藥,一晝夜連瀉三四十次,頓時趨于衰竭狀態,根本無法起床,一連幾夜無法入眠,一天吃不下一小碗粥,頭眩目暈,身體疲軟,不能行動。

  皇上病情加劇的消息很快傳出,外廷輿論洶涌,紛紛指責崔文升受鄭貴妃指使,有加害皇上的異謀。

  鴻臚寺官員李可灼來到內閣,說有仙丹要進獻給皇上。內閣首輔方從哲對于向皇上進藥十分謹慎,沒有答應。

  李可灼不肯就此罷休,他進宮向太監送藥,太監不敢自作主張,便向內閣報告說:“皇上病情加劇,鴻臚寺官員李可灼來思善門進藥。”

  內閣官員斷然阻止,告訴太監:“他自稱仙丹,就更不能他。”

  這一天,朱常洛召見方從哲等十三名大臣,向大臣們說:“朕時間不多了,你們與朕輔助皇長子要緊。”顯然,他已經在考慮自己的后事了。方從哲等人沒有思想準備,大臣們聽得傷心,紛紛哽咽起來。

  沉寂了片刻以后,朱常洛突然問道:“有鴻臚寺官進藥,此人何在?”

  方從哲回答:“鴻臚寺丞李可灼自己說是仙丹,臣等不敢相信。”

  可是,朱常洛哪里甘心等死,對“仙丹”抱有最后一線希望,命太監:“立即召見李可灼進宮診視。”

  李可灼奉召前來,為皇上診視病情,說明了病源和治法。朱常洛很高興,命他從速進藥。

...查看更多

移宮案是什么?為什么說明朝的移宮案是疑案

  移宮案是什么光宗去世后,西李據守乾清宮,與心腹太監魏忠賢要挾皇太子。李氏還要求官員要先將奏章給她看,再給朱由校看,導致強烈反彈。群臣也因此聯合要求西李移宮。在群臣催促下,西李不得不移出乾清宮。結果四年后,熹宗又封西李為康妃,次年更頒布《三朝要典》,顛倒三大案的黑白。

  “移宮”,按照字面理解,就是從一個宮殿搬到另一個宮殿,現在看起來很簡單,但在當時,卻是朝廷大事。“移宮案”,包括“避宮”、“移宮”兩個階段。

  先說“避宮”。話還是得從朱常洛說起。朱常洛有“東李”、“西李”兩位選侍。大家知道,后宮里頭有皇后、皇貴妃、貴妃、嬪等等,選侍是比較低級的妃子。天皇帝朱由校的母親生下他之后不久就死了,朱由校及其同父異母五弟朱由檢,托付給西李選侍照管。西李為了控制朱由校,便要求他與自己同居一宮。后來天啟帝說:“選侍凌毆圣母,因致崩逝”,后“選侍侮慢凌虐,朕晝夜涕泣”。泰昌帝即位后,朱由校和西李隨之移居乾清宮。西李得寵于泰昌帝,泰昌帝打算將她由選侍封為皇貴妃,但西李要求封為皇后。不久,泰昌帝駕崩,西李封后的夢想破滅了,便勾結心腹宦官魏忠賢,想利用朱由校年少,自己居乾清宮,覬覦垂簾,把持朝政。楊漣等到乾清宮哭祭,乾清宮門關著,大臣們排闥而進,閹宦揮梃亂打。諸臣強入,哭臨之后,請見皇長子,皇長子被西李選侍阻于暖閣。大學士劉一燝(zhǔ)、吏部尚書周嘉謨、兵科都給事中楊漣、御史左光斗等,疏請西李選侍不能與太子朱由校同住一宮,但西李選侍不肯移宮,甚至把朱由校禁閉在乾清宮。司禮監秉筆太監王安乘西李不備,將朱由校搶抱出,魏忠賢等太監追出來。朱由校的衣袍都被追趕的太監撕壞了。閣臣劉一燝掖左,勛臣張維賢掖右,共擁朱由校登輿,抬到文華殿。西李派人來請朱由校回乾清宮,大臣們又把朱由校安排到慈慶宮。朱由校就這樣擺脫了西李等人的挾制,逃出乾清宮,住進慈慶宮。這件事情史稱“避宮”。

  再說“移宮”。朱由校避住在慈慶宮,西李卻“居乾清宮自若”。而朱由校(天啟)要登臨大位,就必須回到乾清宮。為了讓西李盡快“移宮”,兵科都給事中楊漣、御史左光斗等多次上奏,朱由校(天啟)猶猶豫豫,反復無常,最后才于九月初五日下令:“先帝選侍李氏等,著于仁壽宮居住,即日搬移。”西李選侍還是賴在乾清宮不搬。據《明史·方從哲傳》記載:“……于是,議移宮,爭數日不決。……至登極前一日,(劉)一燝、(韓)爌邀從哲立宮門請,選侍移噦(huì)鸞宮(明代宮妃養老之地)。”而皇長子朱由校(天啟)也從慈慶宮回到乾清宮。

  這就是“移宮案”。

  “明宮三案”——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牽涉到萬歷、泰昌、天啟三代皇帝,但是以朱常洛為軸心人物。“梃擊案”梃擊的就是太子朱常洛,“紅丸案”吃了紅丸的也是朱常洛,“移宮案”則是朱常洛的寵妃西李選侍居占乾清宮。大家可能會說,這三個案子就是皇帝家里頭的事啊?但是,皇宮無小事,這三樁案子的意義早已超越了“宮案”本身。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明光宗朱常洛與三大案:明末三大案都跟他有關

  明宮三大疑案始末:朱常洛為太子時,有人受了指使沖入東宮想殺他,這不由得讓人懷疑他在被立為太子時的艱難,兩者之間有聯系嗎?朱常洛當上皇帝后,龍椅還未坐熱,二十九天就死了,他吃的兩顆紅丸引起了一場紛爭。朱常洛喜歡的李貴妃在其死后,想挾太子垂簾聽政,結果被趕出了乾清宮。三個與光宗相關的案件,竟是如此的復雜。

  明神宗晚年,明朝國運日蹙,爭端紛擾。明神宗寵愛鄭貴妃,更是將鄭貴妃的兒子福王朱常洵(后被李自成的農民軍所殺)視若掌上明珠。因此神宗便有廢長立幼的想法。他先是違反了古制冊封鄭氏為貴妃,而沒有冊封長子的母親。不久又提出了三王并封的主意,將眾皇子都封為王以降低長子的地位,為朝臣所阻沒有成功。在朱常洛和朱常洵兩人擇一而立的問題上,因雙方爭奪激烈,拖延了十余年,直至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在朝臣的極力諫爭和慈圣皇太后的支持下,朱常洛才被冊立為皇太子。這一事件,史稱為“國本之爭”。國本之爭后,神宗帶著萬分的不情愿與異常的憤怒立朱常洛為太子,立自己最喜歡的鄭貴妃之子朱常洵為福王,但從此以后,他以頑強的消極方式與群臣繼續作斗爭,時間長達十余年之久。在這十多年時間中,他起先以無可奈何的方式坐在龍椅上酣然入睡以面對喋喋不休的大臣,他既不強迫大臣們接受自己的主張,也不對臣僚的奏折表示意見,后來干脆不視朝,開始了罕見的皇帝不理朝政的時期。從此,文武官員很少面見奏事,作為親顧問的內閣大學士也難得受到召見。罷朝之后,對于太廟祭祀的大禮他一概不予過問,研讀經史、討論時政的經筵講席幾乎全部免除。大臣的奏疏,大多擱置不批。神宗這樣做的結果,必然是造成萬歷一朝政治的嚴重敗壞。

  神宗不上朝在內宮干什么?有專家進行研究后發現,他在內宮做的事情無非就是放縱作樂。御史馮從吾在一份奏疏中講到神宗是每餐必飲,每飲必醉,每醉必怒。他后宮有上千淑女,神宗整日周旋其間。鄭貴妃與他恩愛如漆如膠,是感情的寄托,卻并未獨占他的枕席。神宗共有八子十女,卻是八個女人所生。大臣們一再上疏讓他遠離酒色財氣“四病”,但他根本不當一回事。

  太子朱常洛生于明萬歷十年(1582),生母恭妃王氏原為慈圣皇太后的宮女。他的身世和父親明神宗差不多,都是父皇偶然臨幸宮女而生。不過雖然都是臨幸,明穆宗要比明神宗負責任。明神宗認為這個皇子的出生是他的一件丑事。這一觀念持續了三十九年,直到明神宗去世。因此朱常洛一生得不到父愛。

  萬歷四十三年(1615)五月,以太子為目標而發生的梃擊案,讓整個朝廷都大吃一驚。梃擊案的過程相當簡單。這天,有一個不知姓名的男子手持棗木棍闖入太子所居的慈慶宮,打傷守門太監,直至殿檐下,被太監擒獲交給禁軍。次日,皇太子常洛上奏此事,神宗命刑部等官審問。巡視皇城御史劉廷元奏報,該犯名張差,似假裝癲狂,建議詳加追究。審問中,張差自己說是薊州井兒峪人,柴草被燒,憤而進京告狀,因不識路誤入慈慶宮。刑部主事王之宷表示懷疑,一用刑,張差供認是被親戚帶給兩位太監,讓他到皇城中打殺太子。戶部郎中陸大受提出案件中有許多疑問,請求詳查涉案的太監,而神宗不理會陸大受的奏疏。薊州知州戚延齡奏報張差確是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于是諸臣將張差定為“瘋癲”。刑部的官員希望重審這一案子,最后十九人合審張差,張差供出親戚姓名及太監龐保、劉成,于是疏請從鄭貴妃宮中提問龐、劉。朝中大臣一致要求重審此案,閣臣也催促神宗詳審,無奈之下,神宗諭告三法司會審。三法司會審的結果是,指使打人的是龐保和劉成,兩人還許諾只要打殺了人,他們將保張差安然無事。會審中還帶出了國戚鄭國泰,鄭國泰連忙自我辯白。給事中何士晉上奏彈劾鄭國泰倉皇自白大有疑問,要求窮究細查,把矛頭直指鄭貴妃。眼看火已燒上身,鄭貴妃在神宗面前流起了眼淚,表明自己是清白的,望著依然楚楚動人的貴妃,神宗決定再也不能讓美人傷心落淚了。

  神宗在慈慶宮召見百官,責備群臣因審理張差一案弄得全國議論紛紛,造成不好的影響,實際上在離間他們父子的關系,要求罪止張差、龐保、劉成三人,不要再讓事態擴大了。朝臣們不依不饒,又想繼續辯論,眼看一場君臣交鋒又起。太子一看事情不妙,而從沒有碰過他的父親這時一直握著他的手表示出父子的深厚感情,這分明已向他低下了頭,再不表態是不行了,于是他說:“我父子是何等親愛,外廷有許多非議,使爾輩為無君之臣,使我為不孝之子。龐保、劉成是張差亂誣陷的,只將張差治罪就罷了,不要株連他人。”大臣們一聽太子的話,都低頭不語了,為了太子他們不再爭辯了。神宗這時也向大臣表示自己與太子非常親密:“皇太子是國家的根本,今年已三十四歲了,我很器重他。你們疑心我有他意,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如要換太子,我早就可以做了,何必要等到今天。福王在外,沒有圣旨,他是不能回京的。”如此一表白,大臣們還有什么好說?不久,張差處斬。據說張差臨刑前,大喊冤枉。三法司再審龐、劉二人,均拒不認罪,后二人被秘密處死于內宮。事件結束后,曾力主詳審的王之宷被廢為平民。梃擊案的發生,使人多少會聯想到案件與鄭貴妃有關,或至少與擁護福王的勢力有關。一個瘋瘋癲癲的人,是絕不可能直闖皇宮,一無阻攔地盯住太子的。

...查看更多

明末三大案分別是哪三件?都是鄭貴妃指使的嗎

  鄭氏(1565~1630),明神宗朱翊鈞貴妃。大興(今北京大興)人。她是一個嗜權如命的女強人,野心勃勃,為達到總攬大權的目的不擇手段,詭計多端。她攪得朝廷內外不得安寧,腐敗墮落,人心渙散;她攪得萬歷江山危在旦夕,致使萬歷一朝宮廷斗爭波瀾起伏,成為明末社會不安定的重要因素。她可謂是活躍于萬歷一朝的風流人物。就是這個女人精心策劃了舉朝嘩然的三大鬧劇。

  一、 梃擊案

  明神宗(萬歷帝)寵愛鄭貴妃, 而特討厭的王恭妃卻先誕皇長子朱常洛. 于是在大臣"有嫡立嫡,無嫡立長"的要求下, 朱常洛被立為太子.幾年后, 太子之位又開始飄搖起來, 鄭貴妃生下三子朱常洵(二子早夭).明神宗公然把鄭貴妃晉為皇貴妃, 居于王恭妃之上. 大臣們一聽不得了, 太子可不能換人. 于是和皇帝抗爭起來.不得已,萬歷只好委屈鄭貴妃母子了.

  事情還沒完,王恭妃和李太后相繼謝世,太子的靠山一個全無,萬歷四十三年五月初四的晚上,一個神秘男子出現在太子所居慈慶宮. 男子手拿棗木棍,過五關闖六將,打傷太監數名, 最后被制服.

  舉朝嘩然,審訊的人也不好過日子.他們就怕會惹到鄭貴妃一派,就硬著頭皮審案. 審出來結果是, 這個叫張差的男子拿著木棍是來告狀的, 他本人瘋癲, 處死即可.不過另一個版本立刻出現,就是張差是某個太監指使的, 還說撞上一個打死一個,事后會派人救自己.

2015551815758320_副本.jpg

  事情就一地雞毛了,最后草草了解, 鄭貴妃毫毛不拔, 誰也沒扳倒誰.

  二、紅丸案

  萬歷四十八年神宗駕崩,上回差點被張差打死的太子朱常洛即位.可憐的朱常洛點背到家了,在位僅僅一個月,就嗚呼哀哉了.立刻,朱常洛長子朱由校即位,改元天.兩個月間,皇位從祖父傳到了孫子手上, 堪稱明朝之最.

  朱常洛自從被張差一嚇,改頭換面般奇跡地得到了父皇的寵愛.然后一下子坐到了龍椅,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給迷暈了.鄭貴妃居心叵測地運輸過來無數美女,朱常洛性奮異常,縱欲過度, 結果臥病不起.朱常洛漸漸不行了,于是有個李可灼送來"仙丹",朱常洛吃了一粒,起死回生;再吃一粒,內力大增;再吃一粒,奪回青春! 哪知道,第二天眾人來問候,才發現朱常洛已經成了一具僵尸.

  三 、移宮案

  朱常洛死了,爛攤子還在.他的娘子李選侍出演了一幕喜劇.

  李選侍是一直居心叵測的鄭貴妃送給朱常洛的,她的品行就和她的主人一樣.連干的英雄事跡也一模一樣.二人一唱一和,一個要當太后,一個要當皇后,把病的要死要活明光宗吵的更加死去活來. "紅丸"案發后, 李選侍綁架了太子朱由校要當太后,派宮人手拿武器保護人質.朝廷大臣急忙找太子要他哭臨繼位, 于是騙李選侍:"等他當了皇帝你再綁架過來豈不是更有籌碼??" 李選侍一聽也是, 便放了太子. 哪知道她立刻回神方知自己被騙, 可人質已走了咋辦?

  李選侍就是李選侍, 她立刻學起了鄭貴妃當初做過的,賴著乾清宮不走!乾清宮只有皇帝才能居住, 就是太后也不能住這里.李選侍說不搬不搬我就是不搬! 結果東林黨人等大臣們,齊聚乾清宮,逼得李選侍灰溜溜地逃了出來.

  李選侍還有招,她放出謠言說大臣逼皇上庶母太過, 有悖先帝遺愿, 導致李選侍差點上吊自殺,八公主投井自殺,順帶著指責新皇帝為子不孝。事情搞到這份上,新皇帝也跳出來了,他歷數李選侍罪狀,道她曾毆打皇帝生母王選侍導致王氏含冤死去. 還說李選侍虐待過皇帝他, 氣管炎等等等等,是典型的后母樣。 家丑揚的天下都知, 最后, 熹宗朱由校宣布停止李選侍的一切封號.事情總算有了個了結。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晚明三大疑案”指明朝末期宮廷中發生的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的總稱。這三起事件本身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卻標志著明末紛亂和衰亡的開始,故有“三大案”之稱。

相關新聞閱讀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