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國四公子

"

  民國四公子(或近代四公子)指民國時期四位有名的世家子弟。關于四人的身份說法不一,不過張學良與袁寒云均見于各說。四公子如下(介紹父親,以民國官職為主):張學良,東北奉系大元帥張作霖之嫡長子。袁寒云,名克文,首任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次子。溥侗清朝皇族,加郡王銜恭勤貝勒載治之子。孫科,國民黨總理孫中山之子。張伯駒,直隸都督張鎮芳之子。張孝若,農商總長張謇之子。盧小嘉,浙江督軍盧永祥之子。段宏業,民國執政段祺瑞之子。民國前15年最是倒海翻江之時,政壇紛爭迭出,在這些政治爭斗中,直奉兩系軍閥爭奪中央權力是一大看點,從而也導致了兩次直奉大廝殺和南方護法政府的成立。“民國四公子”稱謂產生于北洋軍閥時期;“四公子”的出現是反對曹錕而結盟的結果;“四公子”是其時四位聲名顯赫的政軍顯貴之后。

民國四公子

民國四公子——歷經滄桑,看江山無恙

民國四公子是誰?關于民國四公子的不同版本

  民國四公子都是誰?民國初年,京津滬的上層人士把當時四位具有傳奇色彩的豪門子弟,統稱為四大王孫公子。張伯駒、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并稱為“民國四公子”。

  一、中國第一大收藏家--張伯駒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別號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項城人。

  張伯駒的父親張鎮芳,字馨庵,河南項城人。據有關資料介紹,張鎮芳是光緒三十年進士,袁世凱哥哥的內弟,歷任長蘆鹽運使、直隸按察使等職。中華民國成立后他曾任河南都督,但因鎮壓白朗起義不利而被免職。1915年袁世凱稱帝,他作為籌劃者之一,組織更變國體全國請愿聯合會,任該會副會長和登基大典籌備處副處長。

  張伯駒天性聰慧,7歲入私塾,9歲能寫詩,享有“神童”之譽。

  張伯駒是集收藏鑒賞家、書畫家、詩詞學家、京劇藝術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

  二、少帥張學良

  張學良(1901-2001)字漢卿,遼寧省海城人。民國四大美男之一。

  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以武勇于亂世之秋成為名副其實的東北大軍閥。

  少帥數度揮兵入關,兩次直奉大戰成名。

  日本人炸死張作霖后,少帥統領東北,同蘇軍打了一大仗,又頂住日本人的壓力,“改旗易幟”。為保存實力、避免被日軍挑起事端而“不抵抗”撤離東北,“九·一八”之后同楊虎城將軍“兵諫”,被蔣關了大半生,2001年以101高壽去世于夏威夷檀香山。

  張學良為當時花花公子之魁首,鴉片、可卡因、女明星無所不好。

...查看更多

風流倜儻的民國四公子: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為其一

民國初年,京津滬的上層人士把當時四位具有傳奇色彩的豪門子弟,統稱為四大王孫公子。張伯駒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并稱為“民國四公子”。

一、中國第一大收藏家張伯駒


張伯駒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別號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項城人。他自幼天性聰慧,7歲入私塾,9歲能寫詩,享有“神童”之譽。

張伯駒的父親張鎮芳,字馨庵,河南項城人。據有關資料介紹,他是光緒三十年進士,袁世凱哥哥的內弟,歷任長蘆鹽運使、直隸按察使等職。中華民國成立后他曾任河南都督,但因鎮壓白朗起義不利而被免職。1915年袁世凱稱帝,他作為籌劃者之一,組織更變國體全國請愿聯合會,任該會副會長和登基大典籌備處副處長。

張伯駒先生是集收藏鑒賞家、書畫家、詩詞學家、京劇藝術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

二、少帥張學良


張學良

張學良(1901-2001)字漢卿,遼寧省海城人。民國四大美男之一。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是民國初年有名的大軍閥,以武勇于亂世之秋成為名副其實的東北大軍閥。少帥數度揮兵入關,兩次直奉大戰成名。

日本人炸死張作霖后,少帥統領東北,同蘇軍打了一大仗,又頂住日本人的壓力,“改旗易幟”。為保存實力、避免被日軍挑起事端而被當時稱為“不抵抗將軍”率東北軍撤離東北,“九·一八”之后同楊虎城將軍“兵諫”,被蔣關了大半生,2001年以101高壽去世于夏威夷檀香山。

...查看更多

民國四公子張伯駒與風華絕代潘素的傳奇往事

  她曾經是蘇州名門千金,前清著名的狀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原名潘白琴,也叫潘慧素。幼年時期,大家閨秀的母親沈桂香,聘請名師教她音樂和繪畫,所以,她彈得一手好琵琶,繪畫功底也扎實。十三歲時母親病逝,她被繼母王氏,賣到上海的妓院。如此冰火兩重天的際遇,她卻拾掇起無端的愁緒,鋪展出別樣洞天。蘋果日報社長董橋,在那篇《永遠的潘慧素》中描寫三十年代的她:“亭亭然玉立在一瓶寒梅旁邊,長長的黑旗袍和長長的耳墜子,襯出溫柔的民國風韻,流蘇帳暖,春光宛轉,幾乎聽得到她細聲說著帶點吳音的北京話。”

  如此旖旎的資質,放在古代是薛濤一流,擺在民國更是當紅花魁。她在十里洋場的上海別號“潘妃”,但她不像別的交際花,接的多是官場客人,她的客人居然是上海白相的二等流氓為主,這些人天天到她家酣暢淋漓地“擺譜兒”,吃“花酒”,她照樣應接不暇地自顧自出“堂差”。民國“黑社會”們大多文著文身,潘妃便在手臂上也刺了一朵香艷的花。所以,每逢想到潘素,首先想到的就是一個手臂刺花的妍麗奇女子,游刃草叢的場景,想著那俗世的歡騰和肆意的熱鬧,還有她置身其中卻不沾染半分俗氣的玲瓏,雖然身世堪傷,卻和“紅顏薄命”扯不上半分關系,甚至還帶著違和的喜感,不禁抿嘴偷樂。

  如果不是遇上張伯駒,潘素活色生香的名妓生涯未必結束那么早。這位著名的“民國四公子”之一(其他三位是溥儀的族兄溥侗袁世凱的次子袁克文、少帥張學良),其父張鎮芳是袁世凱的表弟、北洋軍閥元老、中國鹽業銀行創辦人。張伯駒的奇異,似乎章回體才能盡興:伯駒出身豪門,玉樹臨風,面若旦角,眉如柳葉,天然一段風情,全蓄注在一雙丹鳳眼中。竟也是,賈寶玉的骨子,納蘭容若的脾性,不顧雙親反對,退出軍界,厭倦功名。從此,讀書、唱戲、寫字、古玩、耽美在名士圈,名副其實一個京城大公子。這么一對奇男異女,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張伯駒對潘素一見鐘情,當場揮筆寫了副對聯:潘步掌中輕,十步香塵生羅襪;妃彈塞上曲,千秋胡語入琵琶。片語解風韻,寥寥兩行字,把潘素的神態容貌與特長,描摹得淋漓盡致,博得佳人傾心。兩人的熱戀,激怒了已與潘素有婚約的國民黨中將臧卓,臧卓把潘素軟禁在西藏路與漢口路交口的一品香酒店。

2.png

  哪里料到,情癡張伯駒居然托朋友買通臧卓的衛兵,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孤身涉險,劫走潘素。那是1935年,潘素二十歲,張伯駒三十七歲。從此,兩人一生沉浮,形影相隨。婚后,張伯駒發現了潘素的繪畫天分,不僅大加贊賞,更是著力栽培。在他的引薦下,她二十一歲,便正式拜名師朱德甫學習花鳥畫,接著又請汪孟舒、陶心如、祁景西、張孟嘉等各教所長,同時還讓她跟夏仁虎學古文,這位夏仁虎,便是著名作家林海音的公公。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潘素精進迅速。張伯駒帶她游歷名山大川,從自然的雄渾奇絕中尋找藝術靈感,此外,張家豐富的名家真跡,更是她學習的范本。

  中國現存最早的水墨畫、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圖》,李白唯一的真跡《上陽臺帖》,陸機的《平復帖》,杜牧的《張好好詩》,范仲淹的《道服贊》,蔡襄的自書詩冊,黃庭堅的草書卷等等,這些聽起來神話般的名字,隨便哪一幅,都是價值連城的國寶。潘素自述:“幾十年來,時無冬夏,處無南北,總是手不離筆,案不空紙,不知疲倦,終日沉浸在寫生創作之中。”張大千夸她的畫,“神韻高古,直逼唐人,謂為楊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項背”。著名文物鑒定家史樹青,曾為潘素的《溪山秋色圖》題跋:“慧素生平所作山水,極似南朝張僧繇而恪守謝赫六法論,真沒骨家法也,此幅白云紅樹,在當代畫家中罕見作者。”

  新中國成立后,她的畫曾被作為禮物,送給來訪的日本天皇、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老布什等。她已然是現代首屈一指的青綠山水畫家。畫如其人,潘素的畫,像極了她自己的內心獨白。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民國四公子:戲說溥侗人生中的幾場重頭大“戲”

  溥侗生于同治十三年,是貝勒載治第五子,所以有“侗五爺”之稱。載治生父是奕紀,因道光帝長子奕緯無后,載治奉旨為嗣。從血脈上說,溥侗是奕紀的嫡孫,而奕紀是清中期四大書法家之一成親王永瑆的嫡孫,因此溥侗是成親王一脈。

  光緒七年,溥侗被恩封鎮國將軍,隨后奉旨進宮,在上書房當光緒的伴讀。光緒三十三年,恩封加輔國公銜。后來的西園先生棋琴書畫經史子集無所不精,有人以為這跟他少年時“上書房伴讀”的經歷有關;后來的紅豆館主瀟灑不羈游戲人生,有人以為這也跟他“上書房伴讀”的經歷有關。看來,成也“上書房伴讀”,毀也“上書房伴讀”。

  細品這分析,有幾分道理,“上書房伴讀”讓他博覽群書,打下堅實的國學基礎,卻也讓他從光緒身上知曉苦難人生的可怕,生活于牢籠中的可悲。所以他成了宗室后裔中最有才華的“頑主”,位列民國四公子之一。

QQ截圖20160321142604.png

  一出戲氣壞辮子帥

  1917年6月30日晚,率三千辮子兵進京的張勛張大帥,帶著幾位親隨叩開皇宮大門。按中華民國與遜位的宣統皇帝的約定,除每年撥專銀外,故宮仍歸退位皇帝使用,受民國法律保護。所以,即便有遺臣舊故欲見溥儀,也是白天按程儀晉見,晚上叩門之事從未有過。

  但是,太監并未盤問,便引領來人往養心殿,遜帝溥儀早已在養心殿等候,看來這次晉見是預先“勾通”好了的。第二天即7月1日,張勛一身戎裝親帶侍衛再進午門,此時的午門早就城門大開,城頭也一改平日的素淡而插滿了龍旗。

  北京城一夜驟變,大清復辟,宣統又登帝位,用張勛的話說這叫“奉還大政”。最熱鬧處是四九城的估衣鋪,長袍馬褂成了搶手貨,待估衣鋪無貨可賣后,人群擁向壽衣店。原本西裝時髦,一時間長袍馬褂成了亮麗的風景線。

  正在家琢磨戲的西園先生接到宮里通知:明日在江西會館恭演大戲,以示對大清復辟的慶祝。通知還要求輔國公溥侗登臺獻藝……溥侗心知肚明,這“通知”絕非溥儀“上諭”,因為按朝廷的規矩,天潢貴胄坐于亭軒之中品茗清唱為“雅”,真要登臺彩唱則有失身份。何況演戲的場所選在江西會館,而不是宮內漱芳齋,肯定是那幫“復辟狂”為拍張勛的“馬屁”想出的勾當。

  張勛是江西人,貧寒出身,自幼投軍,因作戰勇猛,按軍功升遷,曾一度調進京師,為慈禧的扈從,耳濡目染,對京劇有了偏愛。在江西會館演京劇慶賀張勛的“豐功偉績”,純粹是投其所好,借機投靠。

  溥侗原想一拒了之,可轉念一想,不如唱《千忠戮》“慘睹”一折,讓那些妄想拿我當晉身之階的鳥人知曉,我侗五爺不是省油的燈。

  主意打定,立即找袁克文商議,袁克文雖為袁世凱的公子,并最受袁世凱器重,但并不熱衷帝制,對帝制厭煩之心有詩為證,其詩云:“隙駒留身爭一瞬,恐聲催夢欲三更。絕嶺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高層。”

  對自己的父親復辟帝制尚且不滿,如今張勛捧出廢帝,自然更嗤之以鼻。一聽溥侗約他共演《千忠戮》“慘睹”一折,立刻了然其意,當即便道:“然也,正好出出這一腔怨氣。”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裝,四大皆空相。歷盡了渺渺程途,漠漠平林,壘壘高山,滾滾長江。但見那寒云慘霧和愁織,受不盡苦雨凄風帶怨長。雄城壯,看江山無恙,誰識我一瓢一笠到襄陽。”悲歌蒼涼,蕩氣回腸,真個是凄凄慘慘切切,唱得聲淚俱下

  這出《千忠戮》是出了名的悲劇、慘劇,說的是明朝朱棣攻克南京,建文帝君臣化裝一僧一道,逃出南京奔襄陽。先人是由僧而帝,建文帝是由帝而僧,江山易主,腥風血雨,一路見忠臣被戮,百姓遭殃,生靈涂炭慘絕人寰……溥侗、袁克文在臺上忘形地演,淋漓盡致地唱。臺下卻有人如坐針氈:該唱《大登殿》才對,怎么……張勛更是興沖沖而來,怒沖沖而去。

  不買張宗昌的賬

  1927年,主政山東的土匪將軍張宗昌想要風風光光地過個生日。

  當時,勸袁世凱登基的著名復辟派大員楊度,正在張宗昌手下謀生,他投張宗昌所好,提議請“大腕兒”來濟南,在張宗昌大帥府唱堂會。

  這提議正中張宗昌下懷,于是備足光洋,廣請名家,終于請到梅蘭芳、余叔巖、李萬春、程硯秋等蒞臨濟南。在為“大腕兒”接風的宴會上,張宗昌一時興起,向梅蘭芳詢問,民國四公子中袁二、侗五的戲如何?

  梅蘭芳回答說,那兩位是行家中的行家,梨園界向來敬重。原本是飯桌上的閑談,問者未必有心,殊不知楊度聞言又獻忠心:不就袁二、侗五嗎?拍封電報請二人前來就是。

  袁克文接到電報與侗五爺商議。兩人交情不淺,同臺唱戲是尋常之事。可侗五爺斷然拒絕,還痛罵了張宗昌一番:“你個土匪將軍,反復無常的小人,有多少姨太太都弄不清,如今過個賤辰竟要爺去捧場,爺乃正人君子,天潢貴胄,豈能與你為伍!爺不去!爺不賞你這個臉!”

  隨后,又勸袁克文也別去捧這個臭腳。可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此時的袁克文手頭拮據,羞對人言,碰到這能大把掙光洋的機會,不愿放棄,于是一人南下抵達濟南。至于此行掙到多少光洋?肯定不少,光為張宗昌寫一幅中堂,就收了光洋?千大枚。

  堂會上,袁克文與程硯秋唱了出《琴挑》,看客大飽眼福,張宗昌更是得意:袁世凱的公子為我登臺唱戲賀春秋,我張宗昌太有面子啦。然而,風光過后是劫難,幾個月后北伐軍攻克濟南,張宗昌成了喪家之犬。北伐軍追究起堂會之事,梅蘭芳、余叔巖、李萬春、程硯秋等原本伶人,以唱戲為生,無可厚非。民國第一罪人袁世凱的公子袁克文成了眾矢之的,一時間,“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袁二與土匪將軍勾搭連環,表明袁二絕非善類”的議論盛傳。

  民國政府借此頒發通緝令,稱袁克文為軍閥余孽,連他所著之《洹上私乘》也嚴禁發行。袁克文只身逃往上海租界,他想起侗五爺那段痛斥張宗昌誓不與之為伍的“道白”,后悔不迭:“侗五爺高明!早知如此,這光洋不掙也罷!”后又從上海租界轉天津租界,1931年去世,才四十多歲。

  當然,這怨不得別人,袁克文的放蕩不羈與侗五爺的瀟灑不羈不同,他抽大煙、宿青樓是尋常之事,而侗五爺雖對老規矩、舊禮教不以為然,但對大煙之類是斷然不碰的。袁克文的喪事成為當時天津的奇聞,轟動一時,僧、道、幫會組成送殯隊伍,其中最招人眼球的是為數不少主動前來的青樓女子。

  事后,有人為侗五爺叫好,說侗五爺有先見之明。侗五爺實話實說:“后邊的事做夢也沒想到,我就是瞧不上張宗昌的德行,煩他那號人,不愿搭理他。”

...查看更多

民國四公子張學良:虎父犬子近代史第二大敗家子

張作霖歷盡大半生打下來的東北三省,熱河,蒙古等大片地盤,被張學良不到三年,敗家個精光...

張學良,奉系軍閥首領張作霖之長子,“民國四公子”之一。1928年6月,其父被日本關東軍炸死后,由奉系元老推為首領,出任東三省保安總司令。1930年10月,與蔣介石八拜為交,結為異性兄弟,就任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職,當時蔣介石是中華民國陸海空軍總司令職。1936 年12月12 日,與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扣押蔣介石,電請中共代表周恩來共商救國大計。最終達成聯共抗日等六項協議。12月25日送蔣介石回南京后被扣壓,此后遭無限期軟禁。后移居臺北、美國。

第一次敗家,1925年11月,郭松嶺率領奉軍第三軍和第四軍十余萬王牌部隊倒戈反奉,由灤州起兵,攻克山海關,奪取綏中、興城,沖破連山防線,占領錦州,兵臨奉天城下。當時張作霖手里無兵無將大部隊都奉命去關內搶奪底盤,形式十分危險。在張作霖活著的時候,由于張學良的原因,就差點讓郭松嶺把他爹弄死。郭松嶺作為張學良的良師益友,被張學良一手提拔起來,逐漸成為奉系實力派將領,大權在握。當時奉軍實力最強的兩個王牌軍第三軍和第四軍,張學良是這兩個軍的軍長,而郭松嶺為副軍長,張作霖多次提醒兒子不可大意和太信任郭鬼子,身邊的謀士也一再苦勸,而張學良確置若罔聞。他把軍隊中的所有大權都交給了郭松嶺,而自己天天去風月場所,閱女無數,吃喝嫖賭抽養養精通。在張作霖得知郭松嶺反水的確定情報后告知張學良,張學良居然不相信,在去軍隊的時間段里,完全有實力有機會把郭松嶺拿下,由于其性格的懦弱,致使郭用張學良的名義反對張作霖,冒用用張學良之名鼓舞士氣,再一次被郭松嶺利用。當時的東北將近20年沒有戰亂之苦,郭松嶺發動的這場戰爭,將近20萬大軍混戰,奉系大傷元氣,東北三省生靈涂炭,物價飛漲,張作霖苦心經營多年的大好經濟形勢毀于一旦。張作霖不得不求助于日本,向日本借兵,由此欠下日本人的債,最后在皇姑屯償還。最后由于日本的干預,特別是空軍部隊的轟炸,再加上張作霖援軍的到來,最后郭松嶺失敗。事后氣的張作霖三番五次的要槍斃張學良,少帥坑爹之能力可見一斑。

QQ截圖20160321152353.png

第二次敗家,1905年日俄戰爭,沙俄戰敗,東北鐵路線長春以南部分全部割讓給日本,長春以北的鐵路仍由沙俄掌管,這就是中東鐵路。蘇聯成立后繼承了沙俄在東北的特權。蘇聯當時非常想改善與鄰國的關系,多次向張學良示好。張學良欺軟怕硬的性格致使其連日擊蘇,錯誤的估計了蘇聯的實力,肆無忌憚的挑釁蘇聯,致使蘇聯揮師南下,東北軍不堪一擊,一退千里。由于日本的威懾,蘇聯并沒有趕盡殺絕,戰勝后也沒有附加任何新條件,一切恢復到開戰之前的狀態。此戰共打了5個多月,又是生靈涂炭,東北父老又一次飽嘗戰火,東北軍又一次大傷元氣。張學良完全放棄了其父聯俄連日,讓日俄相互制衡的戰略。這次的事件是蔣介石第一次忽悠張學良,戰爭沒打之前,蔣對張百般許諾,戰時不聞不問,隔山觀虎斗。最后蔣達到了削弱東北軍的目的,張學良再一次證明了自己在政治和軍事方面上的幼稚。

...查看更多

結語

民國初年,京津滬的上層人士把當時四位具有傳奇色彩的豪門子弟,統稱為四大王孫公子。張伯駒、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并稱為“民國四公子”。?

相關新聞閱讀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