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宋朝名將王韶,王韶為什么默默無名?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8-11-03 10:41:10 周震炎 王彥升 岳銀瓶 屈出律

  說到宋朝,其實有名的戰將輩出,絕非演義里說的那樣北宋只有楊家軍和狄青南宋只有岳飛。就北宋而言,先不說初期有多次以少勝多、擊敗遼國戰神的耶律休哥的李繼隆(此人居然鮮為人知,百家講壇將宋史、塞外三朝等于北宋相關,居然基本上沒有提到此人,要知道僅僅唐河之戰,1500騎兵+1萬步兵,野戰擊敗遼國戰神耶律休哥的7萬遼國精銳騎兵并追殺100多里地,就足以超過那個演義里說的多么猛的楊家將在真實歷史上所有對遼的戰功了)。還有北宋初年的李漢超、郭進等都是非常出名的大將,對陣遼國都是以少勝多,可惜那個百家講壇,貌似只有王立群讀宋史里面提到過,其它講相關歷史的時候基本沒有提到。

  即使到了宋朝中后期,依然有不少名將,其中就有王韶(1030-1081) 北宋名將。字子純。湖北羅田人。嘉祐進士(看來此人文武雙全)。熙寧元年(1068),上《平戎策》,提出收復河(今甘肅臨夏)、湟(今青海樂都南)等地,招撫沿邊羌族,孤立西夏的方略,為宋神宗所納,被命為秦鳳路經略司機宜文字。神宗熙寧年間,之前一直互相仇視攻伐的青唐吐蕃和西夏關系逐漸緩和,青唐吐蕃占據著隴右之地,正所謂得隴望蜀,隴右俯控關中和巴蜀之地,一但青唐吐蕃與西夏結成同盟,對大宋來說將是致命的威脅。鑒于此,果敢的神宗皇帝毅然用王韶為帥,拉開了轟轟烈烈的熙河開邊,王韶沒有辜負神宗皇帝和王安石的重托,千里奔襲,迂回合擊,以少勝多,以弱勝強,最終盡奪青唐吐蕃占據的隴右之地,為了宋的生存空間,在西疆筑起了一道新的屏障。自王韶奪取青唐之后,青唐城被宋更名為西寧州,這里也成了宋往來西域的邊城,但從西寧往西域,要翻越許多高山和柴達木盆地。

  王韶的部分功績:

  熙寧五年五月,招撫青唐羌族首領俞龍珂,建通遠軍(今甘肅隴西),王韶兼知軍事。七月,破蒙羅角、抹耳水巴等族。旋潛師趨武勝(今臨洮),敗部族首領瞎藥,降其部落2萬戶,以武勝建熙州,遷熙河路經略安撫使兼知熙州。六年三月,進取河州,部族首領木征敗逃,其部將結彪以城降。繼平定歸附的羌部叛亂,升樞密直學士。九月,取宕、岷(今宕昌、岷縣)二州,疊、洮(今迭部、臨潭)等州部族歸附,招撫羌民30萬帳。七年初入朝,木征乘機復圍河州。王韶速返熙州,批亢搗虛,直趨定羌城(今廣和),出其不意,連破結河川(今甘肅臨洮北)額勒錦與布沁巴勒等部族,斷其與西夏通路。木征被迫率80余部族首領出降。

  從上面王韶的作為以及后來宋在王韶的基礎上在西北設立長期軍事據點以及部分州縣,建立管轄的關系,有網友根據此畫出了地圖,如下,這個地圖跟我們歷史教科書上宋的地圖,頗有差距。可見,在古代交通信息落后的時期,對邊疆的管轄往往不明確,只能說古代歷史疆域不過是后來近代現代人根據史料、結合自己想象,畫的一個大致情況。

image.png

  人物生平

  平戎三策

  王韶為嘉佑二年(1057年)進士。初任新安主簿,后為建昌軍司理參軍。考試制科不中,即游歷陜西,采訪邊境之風土民情。

  熙寧元年(1068),上《平戎策》三篇,詳論取西夏之略,其大意認為:“西夏可以攻取。要想攻取西夏,應當先收復河、湟二州之地,這樣夏人就有腹背受敵之憂。夏人近年攻打青唐,未能攻下,萬一攻打下來,它必定會揮兵南下,大肆掠奪秦、渭二州,牧馬于蘭、會之地,切斷古渭交通,征服南山的落后的羌人,西面構筑武勝城,時常派兵騷擾洮、河,那么隴、蜀各郡就都會受到威脅,瞎征兄弟他們能自保嗎?就目前情況來看,口角氏子孫中,只有董氈稍能自立,瞎征、欺巴溫等人,他們的勢力范圍都不超過一二百里,這么弱的勢力能與西夏人抗衡嗎?武威以南到洮、河、蘭、鄯,都是過去漢代所轄的郡縣,所謂湟中、浩亹、大小榆、枹罕等地,土地肥沃,很適合羌人各部生存。所幸的是現在各羌分裂,互不統屬,正好將他們割裂開來,各個擊破。一旦各部都臣服了,口角氏敢不歸順嗎?口角氏歸順了,那么河西李氏就成為我掌中之物了。再說口角氏子孫中,瞎征的勢力相對來說比較大,羌人各部都畏懼他,如果招撫他后,讓他駐扎在武勝或者渭源城,以糾合宗黨,統治部族,習用漢人之法,到那時夏人雖然強大,而不為我統治的也不過只有延州李士彬、環州慕恩罷了。如此行事,則對大宋有肘腋之助,而又可以使夏人各部相互孤立,不能連結在一起,這應當算是上策了。”

  由于《平戎策》既正確分析了熙河地區吐蕃勢力的狀況,更提出了解決北宋統治者最急迫的西夏問題的策略,其目的和宋神宗、王安石變法派“改易更革”的政治主張相一致,因此得到北宋朝廷的高度重視和采納,王韶被任命為秦鳳路經略司機宜文字(相當于機要秘書)之職,主持開拓熙河之事務。從此以一文人出掌軍事,擔負起了收復河湟的任務。

  帝相支持

  蕃部的俞龍珂在青唐一帶勢力最大,渭源的羌人與夏人他都想加以節制。各將帥議論先對俞龍珂進行討伐。王韶因為糾察邊境之事,帶領數騎直到俞龍珂的帳中,給他分析其成敗勝負,當晚又留宿在那里。第二天早晨,羌人、夏人都派遣他們的一些重要首領隨王韶東去了。很久以后,龍珂率領其部屬十二萬多人臣服朝廷,這就是所說的包順。

  王韶又說:“渭源到秦州一帶,良田棄置無人耕種的有上萬頃。希望設置市易司,以求商賈之利,將經商所得拿來治理農田。”宋神宗采納了他的意見,改任著作佐郎,仍命王韶提舉。經略使李師中說:“王韶這樣做是想侵占邊境的弓箭手的田地,他又打算將市易司移到古渭,我擔心秦州的麻煩事只怕會越來越多了,會搞得得不償失。”王安石支持王韶的意見,為此罷免了李師中,讓竇舜卿接替他,并派李若愚對此事進行調查。李若愚到后,問王韶他所說的荒棄不耕的農田在哪里,王韶無言以對。舜卿仔細地檢查,只發現了一頃田,這還是此地的主人被訴訟而沒收的,后來又歸還了。李若愚上奏宋神宗說王韶所謂的荒田是謊報的,為此王安石又罷免了竇舜卿而任命韓縝。韓縝于是附會王韶,說他奏報的是事實,師中、舜卿都被貶謫,而王韶則升為太子中允、秘閣校理。后來將領郭逵上奏說王韶偷偷地貸市易錢,王安石認為他所說的證據不足,將他調任到涇原去了。

  宋神宗志在收復河、隴,于是修筑古渭城,組建通遠軍,以王韶知軍事。

  熙河開邊

  熙寧四年(1071年),吐蕃大將穆爾、結舒克巴等集結于抹邦山(今臨洮嵐觀坪),直逼狄道城。

  熙寧五年(1072年)七月,王韶派兵至渭源堡和乞神平,擊敗了蒙羅角、抹耳水巴等族。開始,羌人據守險要之地,一些將領打算將部隊布置在空曠的平地,王韶說:“敵人如果不離開險要之地,我們只有徒勞而歸。現在既然已涉入險要之地,就應當占領它,使它為我所有。”于是帶領部隊直趨抹邦山,與羌軍對壘,并下令說:“誰要敢說退兵,就將他斬首。”敵軍居高臨下攻擊,宋軍稍受挫敗。王韶這時親自披掛上陣,指揮部隊反攻,羌人大敗,他們將營房帳篷焚燒后撤退了,洮西大為震動。這時瞎征帶兵渡洮河來援救,被擊散的敵軍又集結起來。王韶戒令部下將領由竹牛嶺路出動,虛張聲勢,以牽制敵人,而暗地里讓部隊攻打武勝,與瞎征一首領瞎藥等部相遇,雙方激戰,宋軍大敗瞎藥等部,遂進駐武勝,建為鎮洮軍。遷王韶為右正言、集賢殿修撰。接著又擊走瞎征,降其部落二萬人。更鎮洮之名為熙州,劃熙、河、洮、岷、通遠為一路,王韶以龍圖閣待制知熙州。

  熙寧六年(1073年)三月,王韶攻取河州,升遷為樞密直學士。原已歸降的羌人又叛亂,王韶回軍攻打。瞎征讓叛亂的羌人據守河州,王韶進軍攻下訶諾木藏城,穿越露骨山,向南進入洮州境內。洮州境內道路崎嶇狹窄,部隊只好棄馬徒步而行。瞎征令其部下留守河州,而親自帶兵尾隨官軍,王韶奮力激戰打敗了瞎征,收復了河州。接著攻下宕、岷二州,疊、洮二州的羌人首領于是都開城投降。大軍轉戰五十四天,跋涉一千八百多里,拿下五個州,殺敵數千人,繳獲牛、羊、馬數以萬計。進升為左諫議大夫、端明殿學士。

  解圍河州

  熙寧七年(1074年),回京入朝,又加封資政殿學士,賜府第崇仁坊。

  王韶返回到達興平時,聽說景思立敗于踏白城,羌軍包圍了河州,于是他又日夜兼程趕至熙州。熙州正加緊設防,他命令撤防。又從熙州挑選了二萬兵力,以解河州之圍。召集各部將領討論怎樣解圍,都認為要直赴河州。王韶說:“敵人之所以圍城,是因為他們有外援。現在他們知道我們要去直接解救河州,一定會埋下伏兵等著我們。而且他們剛剛打了勝仗,士氣高昂,因此不能直接與他們交鋒,而應當出其不意,去攻打他們仗以依靠的外援,這就是所謂‘批亢搗虛,形格勢禁,則自為解’。”故王韶揮師直撲定羌城,攻破結河族,切斷了西夏的交通。又進逼寧河,分兵幾路進入南山。瞎征知道外援已絕,遂撤兵而去。

  當初景思立兵敗時,羌人之氣焰又高漲起來,朝廷有的大臣議論要放棄熙河,宋神宗為之也寢食不安,多次詔令王韶須穩住,不要輕易出戰。至此羌人大敗,神宗欣喜萬分。王韶返回熙州,指揮部隊沿西山繞出踏白城后,焚燒羌人八千帳,瞎征投降,并被押送京城。拜王韶觀文殿學士、禮部侍郎。資政殿學士、觀文殿學士之銜被授給未嘗執政的人,即是從王韶開始的。因其功勞很大,宋神宗特授給他的兄弟及兩個兒子官職,前前后后共賜給他八千匹絹。沒過多久,召他入京,拜為樞密副使。

  熙河雖然名義上是一個路,而實際上沒有什么租賦收入,軍糧的供給全都要依靠其他的道。轉運判官馬王咸找了一些官吏問其具體緣故,王韶于是很不滿,想罷免馬王咸,因王安石庇護馬王咸,才未能如意,他也因此與王安石產生了矛盾。王韶多次以母親年邁為由,上書請求辭官回家,宋神宗即讓王安石極力挽留他。

  宦海沉浮

  安南之役,王韶說:“決里、廣源的建置,我以為乃是貪圖虛名而忘記了實際上所帶來的損害,當朝執政還認為我在進行譏諷。當舉事之初,我據理力爭,想節用民力,節省財政開支,但各位官員都不愿聽,以至于拿熙河之事來指責我。我本來的意思是不想使朝廷受到損失而可以到伊吾盧甘,所以最初就不想將熙河作路,河、岷作州。現在我與大家的意見不同,如果還不引退,一定不會為大家容納。”王韶本是帶兵駐守、開發邊境的武將,這時剛一躋身于政壇,就將屢用兵事、勞力費財的錯誤歸于朝廷,宋神宗很不高興,所以將他貶去知洪州。王韻因在謝恩表上頗多怨言,又被降職知鄂州。

  元豐二年(1079年)還其職,復知洪州,晉封太原郡開國侯。

  王韶晚年言語失常,像得了癲狂病。生毒瘡以后,毒瘡潰爛,甚至可以看見五臟六腑

  元豐四年(1081年)六月二十四日,王韶逝世。享年五十二歲,追贈金紫光祿大夫,謚號襄敏。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