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石之戰兵力戰況如何?以劣勢兵力挫敗完顏亮的南下圖謀!
趣歷史 責任編輯:qy 2018-11-02 14:30:04 周震炎 王彥升 岳銀瓶 屈出律

  在南宋早期的歷史上,隨時可能南下的金兵都是臨安君臣們的一塊心病。雖然自己已經在南方獲得了相對安穩的地盤,但心理恐懼卻從靖康之變開始就是深埋心中。因而,任何對金國人的軍事勝利,都會被視為不得了的事情。本文所說的采石之戰,就是被這樣渲染出來的大捷。

  戰端重

image.png

  公元1161年,依靠篡位自立的金國海陵王完顏亮,在宋金停戰若干年后再啟戰端。已經相當漢化的他,相比之前還保有女真傳統習氣的統治者來說,對南宋更為關注。因此,我們毫不奇怪他會選擇踏上了南征之路,嘗試獨霸南北。

  除了安排自己親率領的20萬主力,由汴梁出發進攻江淮地區。他還結合之前宋金戰爭的經驗,派兵進攻南宋的上游防線----川陜地區和中段防線荊湖地區。甚至于直接準備用水師從海路攻取臨安城。

  面對危機 趙構往往首先想到求和與逃跑

  不過,宋高宗依然幻想議和。他認為只要宋朝對待金國態度足夠謙卑,金人就找不到南下進攻的理由。結果等到金人南下,才被迫做出抵抗的樣子,在各路部署兵馬。其實,自己又私下里準備了船只,計劃向過去那樣流亡到福建或者四川。

  在金軍的大舉進擊下,南宋國防壓力陡增。由于名將劉锜駐防淮東,金國人對他多有畏懼,于是完顏亮先以偏師佯攻淮東。正當宋軍在淮東準備迎敵時,完顏亮以20萬主力直撲防線空口淮西。在順昌之戰立下赫赫戰功的劉锜,此時年老體衰,難以如年輕時一般急行軍機動。而且副手王權畏敵如虎,行軍拖沓,結果導致金人趁著防線稀松,在北方軍傳統的南渡地點--渦口過淮河。

  劉錡雖然在揚州取得了皂角林之戰的勝利,但由于友軍的拖沓,他在淮河流域幾乎成為孤軍。于是且戰且退,奉詔撤到鎮江府,退保長江防線。后來,鎮江府的宋軍渡江,在瓜州附近發動進攻。又因為指揮混亂與將領冒進,變成慘敗。全軍只能退回建康府。

  金國與南宋的對峙形式

  在宋朝的兩淮防線完全崩潰后,胡騎再次飲馬長江。完顏亮親自帶著20萬人到長江北岸的和州督戰練兵,窺視江東。

  熟讀漢人史書的金國君主深知,從漢末三國起,采石磯附近地區就是南北爭奪的焦點。北方打軍可以在巢湖打造戰艦,操練水軍。并從這里沿著河道進入長江,以南北過渡帶適應南方水文氣候。相比三峽和荊江江段,長江在采石江段的流向是轉折后的南北流向,所以流速較為平緩。

  采石歷來都是渡江作戰的首選地點之一

  歷史上,三國時期的東吳和魏晉,就在蕪湖和采石一線進行過長期拉鋸。后來,無論是侯景攻破石頭城,還是隋朝滅亡南陳,包括宋太祖滅亡南唐,北方軍都是從采石磯附近地區橫渡長江。就是金國早期名將完顏兀術,追擊宋高宗時的主要戰役也和這里有關。

  所以好大喜功的完顏亮決定效法北朝前輩,從采石磯過江。而且完顏亮選擇的冬季是北民南下的慣用季節。既可以避開了氣候悶熱、連降暴雨的夏季,也是長江水位低的枯水期。他在北岸的長江邊架設起督戰臺,每天披掛黃金甲,帶著5000能騎善射、搏斗的精銳衛隊---紫絨硬軍,耀武揚威。為了對未來俘獲的南宋后妃們進行霸王硬上弓式的懲戒,他“貼心”地給南宋的劉貴妃準備了新的營帳和清潔被褥,謀劃著給宋朝皇帝強行扣上綠色冠冕。

image.png

  十一月初八,完顏亮高調地登臺亮相。金軍殺黑馬祭天,再把一頭豬和一只羊投入長江之中祭祀江神。看到漢人民夫打造的數百艘船橫亙在江上,完顏亮十分得意地對都督完顏昂與普盧渾表示:船只已經準備完畢,現在可以渡江了啊!

  但都督普盧渾分析認為,南宋水軍的船只大而堅固,有的船只有巨輪驅動,機動性很好。由于長江正值枯水期,所以金人之前準備的大船難以運到長江流域。手頭的多數船只主要是金軍強拆民宅打造的平底沙船,便于越過江中的沙洲和泥濘區域。但它們太小,在北風影響下江面上顯得結構脆弱。而且漢人民工的工作積極性很低,所以現在渡江還是有風險。

  南宋大型戰船模型

  完顏亮聽了知道有理,但是在完顏雍造反的謠言陸續傳來后,前線開始軍心不穩的。他只能依然表現強悍。但此時女真人,在歷經了連年南下征戰的消耗后,善戰之士損傷較多。常年南下也讓士兵思念故土,厭倦南方的悶熱氣候。從南方掠奪的財寶和美女,逐漸腐蝕了戰馬的鐵蹄和男子漢的斗志。所以完顏亮深知,這支南下的女真大軍,相比建國初期的隊伍已經有所衰退。就連軍中的兩個都督,都想逃跑。

  這都被善于弄權的完顏亮看在眼里。他當晚就安撫兩位都督,第二天還讓地位較低的侍衛軍官帶人試探性過江,并立下了先渡江者獎勵黃金一兩的賞賜。就這樣,金人用豎起紅旗表示前進,倒下黃旗表示撤退,戰艦浩浩蕩蕩殺出楊林口,進入長江之中。

image.png  

       臨陣換帥

  虞允文原本并不是前去指揮戰斗的

  在采石磯方向,宋朝派出虞允文前往蕪湖。同時換下了畏敵如虎的淮西副帥王權,以經歷傳奇的“關西將軍”李顯忠取代之。但是在新舊將領交接的空檔期,完顏亮正在組織如火如荼的渡江行動。

  虞允文剛到達采石附近,看到當地宋軍士氣低落,缺乏組織,于是宣布勇將“關西將軍”李顯忠替代無用的王權。但是此人尚未到達,虞允文主動承擔起收集敗軍和宋軍游勇,積極組織反擊的重任。除官職和金錢的刺激外,虞允文不忘提醒宋軍士兵,一旦放任金人過江,他們的家園將會毀于一旦,父老妻兒難以幸免。

  被過度神話的采石之戰插圖

  依靠獎勵和勸導,本來就不想不戰而降的宋軍被勉強組織起來。虞允文把水師和水上義軍的江河船隊分為5部布置。由于采石磯江段是南北流向,所以東隊負責與岸上宋軍呼應配合,將金軍逼上岸,讓陸軍解決。西隊是面對金軍船只的第一道防線,承受金人的第一波沖殺。中間船隊作為作戰力量,消滅江心的敵船。另有2隊隱藏在港汊中,作為后備隊使用。由于發現宋正規軍的積極性依舊不高,虞允文動員了愿意保衛家園,而且熟悉本地水文的當涂縣民兵駕駛戰船。這在日后作戰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宋軍還在沙岸上鑿沉廢棄的船只,設置障礙物,阻止金人順利渡江。在掩體之后才是迎接登陸對手的步兵。前排為長矛手和長斧手,后排是排成疊陣的弓弩手。至于各個丘陵和港汊地區,還有州縣民兵巡邏,隨時防止金人的突襲。騎兵作為機動支援力量,隨時填補防線上的缺口。

  為了給金人造成宋軍重兵在此集結的錯覺,虞允文在江邊丘陵虛設旗鼓,大張聲勢。這讓金軍有所忌憚,不敢一次性派重兵出擊。但采石磯附近的宋軍水陸軍僅有3000多人,水師船只40-50艘,以及數千人踏車船夫。艦隊核心是14-15艘船是海鰍船。它們有槳輪驅動,設有弩炮和單人投石器,船體有加固木板保護。僅用這些散兵和民軍去抵擋住號稱20萬的金朝皇帝直屬部隊,前景依舊十分堪憂。

  作為宋軍水戰中堅的海鰍船

  江面激戰

  金軍的首次攻擊以漢軍為主

  十一月初八,完顏亮監督百艘沙船自采石西楊林渡向南岸進發,把戰鼓敲得震天動地。他還派出漢人簽軍為主的前鋒,對宋軍發動試探性進攻。金軍戰船紛紛跨江而來,涌向南岸,轉眼間已有7艘運兵船就沖到了對岸。

  宋軍一度被金人的陣勢嚇到,不由得斗志松動。但是在將領的監督和指揮下,全軍避免了進一步的崩潰。率先登岸的部分金軍,就受到了宋軍弓弩的射殺。由于灘涂障礙物的阻攔讓他們陣型破碎,結果這些人很快被岸上宋軍圍剿。

  宋軍在水面戰中優勢巨大

image.png

  在長江江面上,東隊和西隊水師擋住了金軍的初步攻勢。主要由當地民兵組成的宋軍中隊,又突然駛入長江江面。那些海鰍船由熟悉本地水文的當涂民兵駕駛,負責開道。在沖擊敵陣后,直接撞沉一些小船,將金人船隊截成兩截。然后將金船趕往岸邊宋軍或者長江下游,避免過分靠近長江西岸。并配合岸上宋軍夾擊南岸邊的金人。由于冬天水源干涸,金船很容易在江邊灘涂擱淺。

  每艘海鰍船上配有戰士數十人,架有單人投石機--單梢炮,可以施放用陶瓷罐填封了鐵屑、火藥和砒霜等化學物的炮彈“霹靂炮”。雖然這種炸彈的爆破力有限,但可以迸裂出碎屑并制造的巨響。釋放的毒煙霧和散布的石灰粉,對于敵人的視力、聽力與心理,依生了巨大的干擾。

  宋朝戰船上的單人投石機

  相比之下,金軍小船為了運兵,所以搭載不了較重的器械,只能以弓箭作為遠程手段。南宋水軍會施放延遲爆炸的軟包引信水雷“轟天雷”,可以在佯裝敗退時投入水中,突然殺傷追擊中的敵船。戰船上的宋軍弩手也紛紛使用神臂弩殺敵。戰船往往等待時機,一旦發現位置合適,就直接放下拍桿,用桿頭的重錘或者鑿頭鑿沉小型敵船。如果有小船上的金人想攀爬船舷,宋軍就用鉤槍將繩索推開,或者用斧頭劈斷繩索。由于船舷更高,甲板更寬闊,宋船是更加穩固的射擊平臺。所以宋朝水師可以與金人做長時間周旋。

  金人的沙船由于靠劃槳驅動,水手又是臨時拼湊起來的民夫,對于戰場的嘈雜環境和死傷很不適應。他們在劃槳中由于不斷出現傷亡,使得船只動力受到了影響。船員們劃槳的動作和節奏也都越來越亂。況且,這些劃槳船的每條槳都只能由一個人操作。如果要提高航速,就必須增加劃槳手或者水手多用力。但是人越多,就越容易出現用力不一致的情況,適得其反。

  金國漢軍的小船在長江上無所適從

  宋軍的車輪船,靠船艙內人力驅動的槳輪機動。船夫一起腳踩踏板就能驅動,所以不存在用力不齊,降低速度的問題。船體本身設有的保護,除非敵人登艦,水手基本不會受傷。

  最后,由于宋軍船夫和士兵語言相通,指揮效率也比金軍要高一些。不過,金軍雖傷亡慘重,但在完顏亮的監督下,從早到晚仍激戰不退,將陸戰的頑強作風帶到了長江上。宋軍依舊有被翻盤的危險。

image.png

  到了天近黃昏的時刻,恰好有南宋淮西潰兵300余人自光州退至采石附近。虞允文授之以旗鼓,令其從山后轉出,作為疑兵。金軍以為宋援軍趕到,外圍的小船開始撤退,包圍圈中的金軍最終被宋朝一鼓作氣殲滅。而海鰍船以施放弩箭和炮彈的形式追殺對手。

  當天夜里,虞允文和其他將領清點戰果。在水師和陸軍的加攻下,登陸長江南岸的金人約共有700--1000人被殺,斬殺的最高級軍官是一個身披紫絨棉甲注絲戰袍的萬戶。此外還生擒千戶二人,女真兵30人,其余戰死金軍主要是漢人,還有一路上征調的民夫。

  盡管如此,一支由潰敗部隊和民兵組成的部隊,能取得這樣的戰果已屬不易。因而,后來在給朝廷上報戰功時,被夸大為2700人,并被載入南宋國史。

  海陵王的全面潰敗

  主動出擊的宋朝水師

  考慮到女真軍隊核心依舊完好無損,實力可觀,兩軍對比過于懸殊。虞允文判斷,次日金軍仍將進攻。于是,他計劃主動出擊,進一步斷絕金人從采石磯渡江的可能性時間。不然,等到金人發現自己的虛實就難以收場。

  他趁著清晨大霧彌漫,在江霧中分出一隊船只,由敢死士駕駛逆流而上。又以另一部兵力堵截金軍進入長江的楊林口。 第二天上午,金軍再次發起進攻。宋水軍乘勝夾擊。

  在楊林口,金軍準備登船,但是遭到船上宋軍的弩炮和炸彈攻擊,遲遲難以靠近船只。宋軍還順勢射殺了一些岸上的金軍騎兵。宋軍就這樣封鎖了河口,讓金人無法繼續增員采石磯的水師。附近的金人只好自己焚毀部分船只,先行撤退。最后,敢死士們也順勢放出了載滿燃燒物的火攻筏,并發射霹靂炮等爆炸物,焚毀金船數百艘,斷絕了金人從采石磯渡江的企圖。

  金國的女真武士對江淮流域的戰場依然無法適應

  完顏亮見強攻不成,大發雷霆。一邊派人往宋營散布招降書,表示要與王權聯絡起事,想離間宋朝將領。然而他并不知道王權不在軍隊里。執掌軍隊的虞允文在回信中表示:王權已經不在了,您的信白寫了。我們已經換了李顯忠為將軍,歡迎陛下來一決雌雄。完顏亮縱然憤怒,也對著滔滔江水無可奈何了。

  由于情報不對等造成的心理恐懼,加上宋軍駕船技術和新技術的震懾,女真人對于長江天險更加畏懼。誤以為采石磯駐扎的是宋軍淮西主力,進而軍心動搖。

  十二日,完顏亮在得知宋軍在瓜州失敗的戰報后,決定前往揚州。在要地瓜洲渡江,繼續南侵。但在此時,他的后院已經徹底起火。北方密報傳來,各地的州縣都對篡位的新皇帝完顏雍效忠。完顏亮自己的部下士氣低落,成群逃離軍營,北上尋找新出路。

image.png

  在川陜防線,金軍遭到守將吳璘的頑強抵抗。他們不但進攻乏力,反而讓宋軍奪走了秦、隴、洮、蘭等州縣。金人退守鳳翔府和大散關一線。在荊湖防線上,金軍的糧草也被駐防的岳飛舊部焚毀。

  最震驚的消息是,完顏亮聽到金世宗將年號定為大定之后,不禁心中一震。因為“大定”也是他統一天下后想使用的年號。感到天意捉弄的他決定鋌而走險,讓部隊過江和宋人拼命,自己北上收拾局面。一旦南下的部隊僥幸取勝,自己還可以占領江南立國。所以他頒布命令,一旦有士兵不持文書就北上,就要被斬首。駐扎在瓜州的金軍必須在三天內過江。

  不過,此時南征軍里的女真人對于新皇帝的登基充滿期待,而且對于長江的恐懼在短時間內也難以客服。在這樣的背景下,完顏亮讓他們南下進兵,反而會適得其反。當時南宋在鎮江府集結了號稱20萬人的隊伍,初戰取勝的虞允文也來到鎮江。

  虞允文進入鎮江

  最后時刻

  完顏亮在東線的布置最后全部落空

  在虞允文實地考察長江沿岸后,南宋間諜于十一月二十七左右,刺探到金軍約在十二月一日過江的消息。所以宋軍在鎮江江畔修建堤壩、壕溝,還有鹿砦等反登陸工事。騎兵在長江南岸來回巡邏,隨時偵查支援。

  間諜還發現金軍正在從滁河放下船只進入長江。在瓜州,金軍正在用民夫從陸地上運船過來,并在長江北岸修建干船塢。但是由于瓜洲江面狹窄,所以這些船甚至比采石磯之戰中的金船更小。于是在眾將建議下,南宋一面派水師騷擾金人的沿江攻勢,一面打造了一些新的海鰍船。水師則在江面上操練演習,向金人示威。新造的車輪船繞著金山島航行了三圈,運轉自如,十分靈活。

  宋朝水師的船幾乎控制了江面

  女真人對于這種從外部看不見船槳劃動,卻如此機動的船只感到不可思議,在岸上看的目瞪口呆。完顏亮看裝作不屑一顧,說這只不過是紙船而已,一點就破。有將領表示南宋軍隊已經準備充分,而且裝備精良,不是金人在短期內可以彌補的。完顏亮又要殺諫臣立威,在眾人勸諫下才收手。

  但由于完顏亮想用連坐法懲戒逃兵,結果浙西都統制耶律元宜和蒙安唐括烏野謀劃叛亂。他們告訴紫絨硬軍去揚州東面的泰州去搶劫財富,并得到了皇帝的允許,就這樣支走了完顏亮的貼身衛隊。

  完顏亮的倒行逆施 引起了部下叛亂

image.png

  最后在十一月二十七日,耶律元宜帶著叛軍攻擊海陵王的龍帳。完顏亮以為這是宋人劫營。但是當他看到箭矢落入帳篷時才意識到這是自己人叛亂,于是揮劍抵抗。但在被打倒后,遭到叛亂士兵的絞殺。最后,這個有著統一之志的皇帝,被新皇帝廢為海陵庶人。

  幾乎在政變發生的同一天,南宋水師在岳飛舊部李寶的帶領下北上山東半島,聯合山東起義軍展開行動。在從金軍的漢人水手處得知女真人暈船,只能在船底臥病休息的情況后,南宋水軍主動出擊。二十七日凌晨,宋軍發現金人船隊后施放火箭,發射火雷,徹底焚毀了金朝用于偷襲南宋首都臨安的艦隊。

  宋軍的偏師也在陳家島擊敗了準備南下包抄的金國船隊

  盡管如此,宋人也不得不承認,金軍處變不驚,撤退時依舊十分有秩序。如果繼續和他們對峙,恐怕還有很多惡仗要打。如果完顏亮后方穩固,金人很可能在南宋防線上發現新的弱點。之后的歷史如何,也就很難估量了。

  這一平局背后,是宋高宗一心想建立自己的朝代,而不是北上奪回失地,恢復那個同名的前朝。而金朝則因為武力輻射,已經因為地理因素而達到了極限。南北雙方的軍力對比,雖然還是北強南弱。但是大家的軍事力量都陷入了同步衰退的過程,形成了互相不能吞并對方的形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