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臂當車的出處 關于蘧伯玉的故事兩則
趣歷史 責任編輯:Lqp 2018-10-30 10:23:22 囊瓦 費無極 曹咎 李園 楚莊王

  莊子·人間世第五·顏闔將傅衛靈公太子

  顏闔將傅衛靈公太子,而問于蘧伯玉。曰:「有人于此,其德天殺。與之為無方,則危吾國;與之為有方,則危吾身。其知適足以知人之過,而不知其所以過。若然者,吾柰之何?」

  蘧伯玉曰:「善哉問乎!戒之,慎之,正女身也哉!形莫若就,心莫若和。雖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形就而入,且為顛為滅,為崩為蹶。心和而出,且為聲為名,為妖為孽。彼且為嬰兒,亦與之為嬰兒;彼且為無町畦,亦與之為無町畦;彼且為無崖,亦與之為無崖。達之,入于無疵。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當車轍,不知其不勝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戒之!慎之!積伐而美者以犯之,幾矣!汝不知夫養虎者乎?不敢以生物與之,為其殺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與之,為其決之之怒也;時其饑飽,達其怒心。虎之與人異類而媚養己者,順也;故其殺者,逆也。夫愛馬者,以筐盛矢,以蜄盛溺。適有蚊虻仆緣,而拊之不時,則缺銜,毀首,碎胸。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可不慎邪?」

image.png

  譯文:顏闔將要去做衛國太子師傅的時候,來向衛國賢大夫蘧伯玉求教:“有這樣一個人,他的德行非常的差。對他進行教導時,如果任其所為不顧法度禮儀,就會對我們的國家產生危害,如果嚴格要求他守法重禮,就會危及到我自己。他的智識剛好能辨別別人的過失,卻還不足以認識到別人犯錯的原因。像這樣的人,我應該怎么對待呢?”

  蘧伯玉說:“你的問題問得非常好!對這樣的人,你需要做好準備,小心對待,要先保持自身的正直。要在態度上遷就他,在內心要去理解他最好。即使這樣,對這兩方面也還有需要顧慮的地方。態度上遷就他但不能完全認同,內心里理解他但不能應用在行動上。如果完全認同他,就會做出顛倒黑白、喪失道德的事情,招致潰敗滅亡的命運。如果在行動上支持他,就會為了追求聲望美名,做出怪異甚至邪惡的事情。他如果像個天真的孩子,你就把自己當嬰兒來教導他;他如果像是一無所有的窮人,你就把自己當作窮人來教導他;他如果像是言行不受拘束的人,你就把自己當成任性而為的人來教導他。達到了這種境界,就能做到沒有災禍了。

  你沒有聽說過那只螳螂的故事么?張開自己的臂膀要去阻擋車輛前進的道路,卻不了解自己根本沒有力強做到,這是屬于過于高估自己的能力的典型。要做好準備,小心對待啊!要是總是自吹自擂覺得自己很有能力所以觸犯他的話,那就很危險了。

  你沒有聽說過養虎人的故事么?養老虎的人,不敢用活的動物喂它,因為老虎殺生會激起它的怒氣,也不敢用完整的動物喂它,因為老虎撕碎食物也會激起它的怒氣,能夠適時地讓老虎吃飽,使老虎憤怒的心情得以緩和通達。老虎與人完全不同卻懂得取悅養虎人,是因為養虎人順從它的脾性,所以老虎所殺的都是逆著它的性子的人。

  那些愛馬的人,用竹筐裝馬糞用蜃器盛馬尿。剛巧有蚊蠅飛到筐器的邊緣,只是因為拍打蚊蠅的時機不對,馬兒就咬斷了勒口,踢傷了養馬人的頭和胸。心意和關愛都是有一定限度的并且可能被誤解,所以怎么能夠不小心謹慎呢?”

image.png

  不欺暗室

  有一天晚上,遽伯玉乘馬車經過王宮門口。按照當時的禮節,臣子乘車經過王宮門口時應該敬禮示意后再離開。但到了晚上宮門已經關閉,又沒有人看見,臣子不行禮也是可以的。但遽伯玉認為既然定了這個禮節,就不管是什么時間,有沒有人看見,自己都應該遵守。所以,他到了宮門口以后,就停車下來恭恭敬敬地向王宮行禮,表達敬意,然后再上車繼續前行。

  這時,正好衛靈公還沒有睡,他正在宮里和夫人南子說話。他聽見宮外有馬車行駛的聲音,知道馬車是從東往西走的,到了宮門口還停了一會兒。

  他就問南子說:“這是誰呀?怎么會在宮門口停下呢?”

  南子說:“坐車的人肯定是遽伯玉,他乘車從東邊往西邊去了。”

  衛靈公覺得奇怪,就問:“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遽伯玉呢?”

  南子說:“遽伯玉是有名的忠臣、賢人,他光明正大,表里如一,他不會在公開場合故意表現自己來博取名聲,也不會在沒人知道的情況下做不該做的事。他最遵守禮節,就是沒人看見,他也決不會忽略自己應盡的禮數。剛才一定是他坐車經過宮門,下車行了禮以后才離開。”

  衛靈公聽了還是不怎么相信,就派人暗中去調查這件事,結果還真是這樣。他心中暗暗佩服南子的判斷力,卻故意同她開玩笑,騙她說:“我派人查過了,昨晚的確是有人坐車經過王宮,在宮門外停車行了禮,但這人卻不是遽伯玉。”

  南子聽了,非常高興,馬上倒了一杯酒,向衛靈公表示祝賀。衛靈公覺得有點莫名其妙,說:“你昨晚說那人是遽伯玉,我告訴你說是另外的人,你猜錯了,為什么還要向我祝賀呢?”

  南子說:“原先我還以為衛國只有遽伯玉一個賢人,現在才知道我們衛國還有一個和他一樣的賢人,這說明您至少有兩個賢臣,難道還不值得祝賀嗎?”

  衛靈公聽了,很佩服南子的遠見卓識,就接過酒喝了,笑著把真相告訴了南子,并說:“第二個賢臣倒是還沒有找到,可你卻是我的賢妻啊!”從此,他對南子也更加敬重了。

  釋義:即使在無人看見的地方,也不做欺心的事。形容心地光明坦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