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廣東前世歷史—史上最慘烈斗毆——土客大械斗
趣歷史 責任編輯:qy 2018-10-23 14:47:53 閻應元 方世玉 劉統勛 愛新覺羅·永璇 乾隆

  清朝1854年至1867年間,廣東土著廣府人與客家人爆發了一次大規模的持械斗毆事件,這場歷史上最具規模、最慘烈民間械斗事件持續了13年,死傷數十萬。那么這場慘烈的械斗事件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又是如何結束的?對現在的廣東形成了什么樣的影響?

  了解這些問題之前,先簡單的介紹一下廣東土著廣府人與客家人的來歷與形成。

image.png

  清朝時期,廣東省這個名稱已經開始正式使用。清朝初期由于戰爭原因,廣東人口大為減少。康熙中后期起,清政府采取休養生息、發展生產的措施,廢除人頭稅并入土地稅,廣東人口慢慢增加起來。

  而廣東本地土著,一般稱之為廣府人,居住的珠三角及粵西平原區,地廣人稀,物產豐富。廣府人普通都認為,自己的祖先來自南雄珠璣巷。很族姓家譜都有記載,唐、宋末年,中原內常年戰亂,不少氏族為避戰禍和自然災害,都逃到南雄珠璣巷,由于對嶺南各地的情況不怎么了解,不敢再貿然南下,就在這里安頓下來。居住了幾年以后,他們逐漸適應了嶺南地區氣候和生活習慣,才逐步南遷珠江三角洲。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是因為宋代胡妃之禍,被迫南遷避禍。

image.png

  而客家人歷盡坎坷,背井離鄉,多次的遷徙讓他們顛沛流離。兩宋時期,客家先民輾轉奔波,最后找到閩、粵、贛交界地區這片大本營,因為這時就有了戶口,有“主”、“客”之分,新移民過來的編為“客籍”。久而久之,就自稱為“客家人”。

  客家人從中原遷徙南下,擁有相對先進的文明和生產方式,所以才能把贛南、閩西、粵東三角地帶的畬、瑤等少數民族土著居民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最后“反客為主”,形成獨特的客家民系。

  由于客家人遷入廣東的時間比廣府人晚,當時廣東珠三角及粵西平原區已經基本被廣府人開發完畢,所以客家人只能聚居在不易開發的山區。隨著時間推移,客家人口漸漸增多,貧瘠的山區承載能力有限。而廣府人居住的珠三角及粵西平原區,地廣人稀,物產豐富。于是部分客家人遷往了珠三角東岸的增城、寶安縣,以及粵西的肇慶、五邑地區。

  這時候,客家人遇到的就不再是贛南、閩西、粵東三角地帶的畬、瑤等少數民族了,而是更早進入珠三角及粵西平原的中原漢族移民后裔廣府人,這時候的廣府人文化、生產方式同樣先進,而且在當地根深蒂固。所以客家人在閩粵贛交界處的反客為主,在這里就毫無作用了。

  兩大民系同處一地,由于文化、習俗、觀念等方面的不同,或多或少都產生了不少矛盾與摩擦。而這也為日后的土客械斗埋下了伏筆。

image.png

  1854年,在太平天國起義的影響下,廣東天地會發動了一次反清起義。起義軍自稱“洪兵”,即洪門造反軍之意。洪兵起義的軍隊以土著廣府人為主,起義軍開始圍攻廣州城。

  當時的兩廣總督葉名琛坐困孤城,岌岌可危。而大清國內憂外患,太平天國等國內叛亂四處皆是,沒兵將可調,那時候比較流行團練、募勇,也是朝廷應對危機的法寶。葉名琛剛開始是大量募勇,可戰事持續不停,政府財政赤字,沒錢了。葉名琛就以官銜官職為誘餌,股東有錢的鄉紳出錢招募族人與朝廷官軍攜手作戰。

  在這個過程中,由客家人組成的客勇就應用而生了。在協助政府軍鎮壓洪兵的過程中,鶴山、高要、開平等地的部分客勇乘機公報私仇,對在日常生活中有些摩擦矛盾的廣府人進行打擊報復,燒殺搶奪了不少廣府人。

  廣府民系一些豪強鄉紳一看,這樣下去還得了?要聯合起來反抗客家人崛起才對。于是就聯合周邊的廣府民眾,制造謠言,說客家人要反客為主了,要殺盡我們廣府人。于是周邊開平、恩平、鶴山、高明也跟著舉旗而起,開始跟客家人玩命了。客家人也不讓步,誰怕誰啊,也挑選壯丁對干起來,你來我往,至此民間最大最慘烈的土客持械私斗正式爆發。

  那么政府管不管這事呢?這時候,一邊是太平天國運動加洪兵造反,另外一邊是第二次鴉片戰爭的爆發,英法聯軍都殺到北京去了。哪里還有時間去管這民間斗毆案?

  一時之間,雙方真刀真槍干,越干仇恨越深,仇恨越深就越停不下來,這場斗禍起于五邑地區,蔓延至云浮、肇慶、陽江、茂名等地,這一斗就是血雨腥風的13年,斗禍導致雙方死亡人數達到數十萬之多。

  清政府在械斗剛開始的前6年也不把這場械斗事件當回事,認為只是簡單的聚眾斗毆。中間3年,發現事情確實很嚴重,就恐嚇震懾一下,促進雙方講和,但土客雙方此時已經殺紅了眼,哪里停得了手?最后4年,由于廣府人的政治影響力遠大于客家人,紳士和官宦者多,不停上訴京師,歷數客匪兇殘等等。政府受到廣府豪強的壓力或賄力,圍剿安撫并用,主要去圍剿客家人,才基本平息了這場蔓延13年的械斗案。

image.png

  其實,最后3年的械斗,由于官兵的介入已經演變成了客家人與官軍的對抗了。經過這么多年的戰斗,客家人也厭倦了械斗,以求撫而告終。客民求撫,那就總得有個好的安排。與廣府人同處一地,已經不可能了。除了臺山清赤溪廳、高明五坑和鶴山云鄉等地的客民外,其他的客民或返回原籍,或被安插在廣東的高州、廉州、雷州和海南的瓊州,以及廣西東部,也有部分客民因此甚至飄洋過海去謀生。可以說土客動亂使得客家人開始了第五次的大遷徙。

  而這一系列變故導致珠江三角洲地區客家人口銳減,如四邑地區土客械斗前客家人可占當地總人口約五分之一,而械斗結束后只占當地總人口的百分之三。

  這場歷史上最具規模、最慘烈、持續時間最長的民間械斗事件,不僅給土客雙方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也對當地的經濟造成了沉重的打擊。正是這場死亡數十萬的慘烈沖突,也直接導致五邑等地的廣府人與客家人向海外大規模移民。成千上萬的廣府人與客家人移民到東南亞、北美洲,也形成了大量的廣東華僑。

  當然,也正是大量廣東華僑的形成,使得廣東人的視野、思想變得更加國際化和現代化,為今天廣東經濟的騰飛也做出了巨大貢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手机nba主题